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虚空境之空间之神全文试读完本 光辉宫殿无弹窗完结版完本

虚空境之空间之神全文试读完本 光辉宫殿无弹窗完结版完本

发表时间:2021-09-10 19:31:25    人气:    栏目:资讯
虚空境之空间之神

《虚空境之空间之神》是苏星殷写的一本科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虚空境之空间之神》精彩章节节选:某一天,白萝死去了。她的灵魂归到了真神界的虚空境中,遇见了空间之神。从此,她的路途匆匆;她的身份逐渐模糊;她的情感慢慢深厚。至高无上而又不沾染尘埃的神哪,所谓的神坛又该是什么样的呢?

...

作者:苏星殷 状态:连载中 类型:科幻
立即阅读

《虚空境之空间之神》 小说介绍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虚空境之空间之神》的小说,是作者苏星殷创作的科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 不知道经过了多久,白萝从黑暗之中醒过来。她睁开眼,手摸到的是和她初来时一样的,柔软的被子。她愣愣的发呆了一会儿,才发现自己是真的 ...

《虚空境之空间之神》 84.怪物国度(二十八)

不知道经过了多久,白萝从黑暗之中醒过来。

她睁开眼,手摸到的是和她初来时一样的,柔软的被子。她愣愣的发呆了一会儿,才发现自己是真的从那个奇奇怪怪的地方出来了。

惆怅。

入目的是现代化的各种装饰,简洁而大方的格局,带着精致和女人味。

白萝却只感觉到陌生。

陌生而又遥远。

那么多年过去了,她都快忘记了,生活在现代化的世界该是一个怎样的情景。

她突然感到了一点恐慌,世界之大,竟无她的落脚之处么?

……

适应了好几天,白萝仔仔细细翻了翻屋里的所有东西,看了看手机和电视。

才发现失踪的这两个星期,这个宿主的父母都并没有关心过她。

宿主的父母早已离婚,各组家庭,压根都当这个女儿不存在了。除了几个要好的朋友孜孜不倦的寻找她,并且报上警,她就像一个透明人。

这倒是一个好事,不用担心自己的失踪引起连锁反应。

不过电视上早闹翻天了,失踪了二十几个人,有些人的父母有钱有势,或者非常疼爱自己的儿女,他们已经焦急寻找了两个星期。

突然一下子有几个人又回来了,一回来自然就接受了审问。

当然什么也没能问出来,他们缄口不言,绝口不提自己的经历。毕竟他们都知道,这种非常理能够解释的事情,说出来别人也不信。

过了两天,顶着以前公司同事惊奇的目光,她来到了公司。

公司庞大而冗杂,失踪的底层小白领,他们根本就没有关心的理由,见联系不到好几天,老早就把她辞掉了。

白萝自然也不指望别人留着她,她处理好这个遗留的小尾巴,联系了一圈打了好几十个电话的原来的“朋友”。

“朋友”们看到她消瘦了一圈,都细细碎碎的问了很多,白萝简略的编了个理由,又聊了好一会儿,约定了下次见面的时间。

因为工作原因,他们即使有一肚子的疑惑要问,也没有时间细细询问。

……

就这样,经历了春凉夏暑,秋落冬寒,一晃,竟然就两年过去了。

这几年真的很快,在天天忙碌的日子里,它就过得更快了。

时光飞逝,岁月催人老,她的心也开始变得强大起来了。

五年过去了,白萝变得愈发的有韵味,她的柔美和才气不仅征服了现在的工作,也征服了好些男人的心。一时追求者众,然而,赶着变强大和忙着“改变世界”的白萝,无疑并不想对这个世界有更多的留恋。

她和那十个人也一直保持着适当的联络——洛林是任何人都联系不上的,白萝猜测他肯定是留在了那个世界并不回来。

说不失落是假的,可是时间无疑是最为强大的药剂,它能够“治好”人类所有的情感。

就如俞翠翘,在失落了一两年后,时间治愈了她的心。她成熟了不少,最终接受了刘凯的追求,最后竟然发现刘凯竟然是个富二代,难怪气质行为都不同于大多普罗大众,有格调。

男俊女靓,家庭相当,性格合拍,于是,他们订婚了。此时的俞翠翘,早就放下了那个惊鸿一瞥,占领了她的心思好一段时间的洛林,那个清冷而令人惊艳的男人,那个高高的挂在天上的月亮一般的男人,就像是她闲暇时间,做了一场美好的梦。

现在的俞翠翘和刘凯,正处于热恋而蜜里调油的时期。

而关奥熠这个理智冷静的男人,在他们公司众多女同事心碎了一地的惊讶之中,他和邝卓妍结婚了……

至于韩汐,这个御姐风范十足的女人原来竟有一个“娇弱”扭捏的,还没确定关系的男友,难怪当初,她对洛林他们一点都不感冒。

元竹生继续上他的学,刘清浩和梁开丰孩子都更大不少了。

……

大家各有各的生活,只是经常劝她,让她放下过往,面对未来。

怎么所有人都觉得她放不下呢?面对这些状况,白萝只有感慨。

虚空境之空间之神
苏星殷/著| 科幻| 连载中
《虚空境之空间之神》是苏星殷写的一本科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虚空境之空间之神》精彩章节节选:某一天,白萝死去了。她的灵魂归到了真神界的虚空境中,遇见了空间之神。从此,她的路途匆匆;她的身份逐渐模糊;她的情感慢慢深厚。至高无上而又不沾染尘埃的神哪,所谓的神坛又该是什么样的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