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武侠之隐者神尊》主角秦隋精彩试读大结局

《武侠之隐者神尊》主角秦隋精彩试读大结局

发表时间:2021-07-22 09:30:48    人气:    栏目:资讯
武侠之隐者神尊

《武侠之隐者神尊》是启明之始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武侠之隐者神尊》精彩章节节选:波澜壮阔的武侠世界,在那血与火的江湖里摸爬滚打久了,也会想要找一个平静的地方,过上一段逍遥自在的日子,安静地做一条咸鱼,不对,是隐者。人生在世,求的是逍遥度日,什么打打杀杀的有多远走多远,安稳平静的才是人生———嬴不凡

...

作者:启明之始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
立即阅读

《武侠之隐者神尊》 小说介绍

完结小说《武侠之隐者神尊》是启明之始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秦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看着嬴不凡消失在大殿中,嬴政自言自语道:“是啊,没有什么人永远值得信任。现在没有背叛,只说明背叛之后他能得到的还不够多,不够抵消 ...

《武侠之隐者神尊》 第二十一章:韩非的果决,各方反应

看着嬴不凡消失在大殿中,嬴政自言自语道:“是啊,没有什么人永远值得信任。现在没有背叛,只说明背叛之后他能得到的还不够多,不够抵消因背叛而付出的代价。”

“不过,只要你不背叛,我会永远信任你的”

说到最后,嬴政的声音变得微不可察,除了他自己,无人能够听清。

“章邯”“臣在”

一个身穿黑色甲胄的男子半跪在嬴政面前。

“刚才皇叔的话,你应该听到了,赶快让影密卫去办吧”

“是”章邯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但还是开口道:“陛下,黑冰台那里不用盯着吗?”

“有皇叔在,不会出乱子的,朕相信他”

“可黑冰台毕竟”

嬴政面无表情地打断了章邯的话,“朕知道你要说什么,朕了解皇叔,他不会做对大秦不利的事”

嬴政之所以那么信任嬴不凡,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两人互相很了解。

因为只有了解,才能投入信任。

“朕是帝王,帝王无情,但朕同时也是人,人是有情的,也总要有几个值得信任的人,你明白了吗?”

章邯闻言沉默了片刻,恭敬地向嬴政行了一礼,“臣明白了,臣想尽快行动,就先告退了”

“去吧,办事利落些”

很快,章邯便消失在了大殿里。

……

韩非这个名字如今在咸阳城也算是炙手可热,他是儒家当代掌门人荀子的弟子,是秦皇嬴政面前的红人。

此人进入朝堂不过五年,便以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做到六部尚书的位置,是无数人争相讨好,羡慕嫉妒的对象。

但今日,这位朝堂红人,新晋的刑部尚书在自己家中的密室里接待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客人,一个与他的过去紧密相关的客人。

“九弟,你好歹也是堂堂的六部尚书,正二品的大员,这府邸怎么就这么寒酸呢?做人嘛,总得学会享受”

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坐在韩非的面前,尽管穿着看起来比较黑暗,但那略显轻佻的声音中却有着几分贵气。

“享受?那你为什么不好好享受这活着的日子,反倒要去做那些找死的事情呢?”

韩非此言一出,整个密室里的气氛骤然凝固,对面的人好像也被惊讶到了,足足沉默了有半晌。

“看来,九弟对当年的事情依旧心存芥蒂啊,那四哥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当年,是我们错了”

那人摘下黑色斗篷,露出的是一张与韩非长的有几分相似的面孔。

这个人叫韩宇,是韩非同父异母的哥哥,也就是曾经韩国的四公子。

两个曾经的至亲兄弟聚在一起,也许可能是来叙叙旧情,但一个曾经的韩国公子来见一个如今的刑部尚书,那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晚了,晚了八年,不,在百年前的那一代,便已经是错的了,一切早就无法挽回了”

韩非叹了口气,拿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脸色并不是很好看。

“还没晚,我韩国仍然还有机会”

韩宇见状,感觉韩非对于韩国还是很有感情的,那自己今日来的目的应该还是有很大把握达成的。

有了自己这个弟弟的帮助,那个计划的成功率就大大提高了。于是,便准备透露一部分,提高一下韩非的信心。

“机会?韩国已经灭了两次,难不成还想重建?四哥,有远大的理想是好事,但不切实际的空想只能害了自己”

韩非眼中充满了不信任,语气中也都是嘲讽和不屑。

“如今大秦元气尽复,并且国力大幅度增长,论综合国力已是天下诸国之首。而我韩国连国都没有了,拿什么跟人家斗?就算拿人命填,那咱们也得有足够的人”

韩宇装作没有听出话语中的嘲讽,自顾自的说道:“那都是表面上的,嬴政残暴不仁,天下苦秦久已,只是因为力量不够,又缺少契机,所以才会让他如此猖狂。”

韩非眼神微动,但说话的语气依旧充满了嘲讽,“四哥,你不用这些理由搪塞我,就你们那点能耐,不过是以卵击石罢了”

“如果今日你就是来找我说这些,那就慢走不送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呢”

“九弟,我话都还没说完,你怎么还是这般急性子,当了那么多年的官,也没能磨掉你那毛毛躁躁的个性”

韩宇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慢慢悠悠地喝了口茶。

“秦国如今能上下一心,只是因为嬴政的强势和霸道罢了,只要嬴政死了,秦国必定大乱,我等的机会也就来了”

“你们想要刺杀陛下?”

韩非顿时大惊失色,不禁喊出了声,但又很快恢复了平静,只是眼底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在密室的黑暗处也有一丝隐晦的波动闪过,但随着韩非敲击了一下桌子,又很快沉寂下去。

“我看你是疯了,且不论咸阳宫里有多少高手,这遍布天下的黑冰台就不是吃素的。到时候恐怕你们还没动手,就已经进了大牢了”

“事在人为,实话告诉你吧,这一次行动,可不止我韩国一个,是由所有活下来的,又有复国之志的六国贵族共同策划的”

韩宇似乎料到了韩非的反应,便也不再拐弯抹角,直接了当地开口道:“当年的那次复辟来的也快,去的也快,发生的太突然了。六国积攒了一百多年的底蕴基本上没怎么来得及动用,就失去动用的机会了。”

“你的意思是,凭借着所谓的底蕴,就能撼动整个大秦吗?”

“当然不是,我等已经败了两次,自然知道秦国的强大,但秦国内部也并非铁板一块,这就给了我们机会”

韩宇的话让韩非陷入了思考,眼中闪过了犹豫和挣扎,脸上的神色也不断变化。

但最终都归于了平静,眼中也闪过了一丝果决。

“你们想怎么做?我要怎么帮你们?”

“现在的全盘计划还在铺垫当中,等正式开启我自然会告诉你。你现在只需要在大秦朝堂上不断地往上爬,爬的越高,对我们越有利”

韩宇看到韩非的样子,顿时松了口气,他认为他的劝说起到了效果,但毕竟韩非只是口头上答应,有些事情现在还不能说的太清楚。

“好了,我现在的身份毕竟敏感,不宜在这里久待,既然来的目的已经达到,四哥我就先走了”

韩宇说完话,便准备动身离开密室。但就当他起身的那一刻,一柄漆黑的长剑便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九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韩宇顿时额头上布满了冷汗,但依旧面不改色地向韩非质问道。

“好久不见了,四公子,近来可好?”

一个穿着蓝色长袍的青年从黑暗处走了出来,身后跟着几个身穿黑色甲胄,手执黑色长剑的士兵。

“张良,张子房,你怎么会在这?”

韩宇见到来人,面色瞬间大变,再也无法保持平静。

旋即,他好像想明白了什么,一脸震惊地看着韩非。

“九弟,你,居然,和他”

韩宇此时陷入了绝境,变得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韩国九公子韩非,八年前就已经死了,那可是四哥你亲自下的命令。现在站在这里的,只有大秦现任刑部尚书韩非,我,是大秦的臣子”

韩非的话语中依旧是毫不掩饰的嘲讽,但怎么听都有着一分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觉。

听到这话,韩宇好像整个人被抽干了一样,一屁股瘫坐在地上,随后有些自嘲地说道:“果然,我还是太鲁莽了,居然孤身一人前来寻你,落了个生死不由己的下场。”

“你们倒也是看得起我,居然出动了一队铁鹰锐士,还真是准备充足啊”

看着身后和周围的黑甲士兵,韩宇脸上尽是绝望。

张良依旧是满脸微笑,“做事情总得周全些,万一四公子是什么深藏不露的高手,那怎么办?”

铁鹰锐士是大秦最强的士兵,水里、陆上甚至是空中都能进行战斗,每一个铁鹰锐士都至少有着先天境的武道修为,以一当百在话下。

大秦武安君白起曾经用一万铁鹰锐士结成兵家的绝世杀阵,生生磨死了一位天人至境的高手。

可惜,培养一个铁鹰锐士所消耗的资源太多了,整个大秦朝快二十亿的人口,也只有着三十万的铁鹰锐士。

否则的话,大秦早就能够横扫诸国,一统天下了。

“用一队铁鹰锐士来带四公子去黑冰台,也算是四公子的荣幸了”

张良那英俊的面孔上尽是如沐春风般的笑容,但在韩宇眼中却是无比可憎。

“韩非,还有你张良,你们可都是韩国贵族,就算拼命为那大秦皇帝办事,也不会有好下场,早晚身首异处”

韩宇看到今日是没有办法逃脱了,便用很恶毒的语气诅咒道。

“这就不劳您操心了,而且,我张子房效忠的不是当今陛下,所以您还是乖乖去牢里呆着吧”

一名铁鹰锐士直接将韩宇敲晕,得到张良的许可后,在场的铁鹰锐士就带着人离开了。

“九公子,恭喜您又立了一功,从此之后,就再也不用担心您过去的身份了”

张良看向韩非的目光充满了友善,“没什么好恭喜的,无论他做过什么,终归是我的四哥,但今日,却被我亲手送进了绝路,这世事还真是难料莫测,更加是没有选择”

“如果不是因为红莲,如果不是他们所做的事情实在看不到一丝希望,我今日都不会做这个决定”

“王爷跟我说过,他之所以修行,便是为了掌握强大的力量,因为只有自身强大,才能选择自己想要的东西”

“是吗?”韩非并不喜欢那个曾经背叛过他的人,但也不会否定那人的才华,“他说的很对,能主宰自己命运的只有强者,而我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

“不过你选择了一个好出路,我虽不喜那人,但也不得不承认跟在他身边,是你最好的选择”

韩非说完,便推开密室的大门,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还是放不下,不过也好,若是放下了,也就不是你了”

张良摇了摇头,随即又叹了口气,“唉,王爷走了,诸子百家又要开始搞事情了,接下来的日子就更加忙喽”

话音刚落,身形便逐渐化为一缕白雾,消散在密室之中。

……

位于秦国西北处的崤山山脉里,坐落着名震天下,但却隐世不出的的道家天宗。

在天宗的后山处,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岁左右,身高不过五尺,穿着灰色道袍的女童正在盘膝打坐。

虽然面容稚嫩,但眼底深处却长着与年龄不符的深沉。

“晓梦,想出去走走吗?”

一个面色清瘦苍老,长眉雪白的老者走到了女童身边。

老者周身带着一股与自然相融的玄妙气息,仿佛超然世外,如同隐居山中的仙人一样。

这个老者正是道家天宗第一人,也是天下道门中排在前五的绝世人物,道家天宗的太上长老—北冥子。

这北冥子虽隐世多年,声名不如张三丰,黄裳等人显赫,但也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天人强者,堪称陆地神仙般的存在。

而这个女童则是道家天宗数百年一出的奇才,北冥子的亲传弟子—晓梦。

这个女孩只有十岁,但一身修为已能抗衡大宗师,堪称是不世妖孽,是未来能以一己之力扛起整个道门的存在。

“又出了什么事?还请师尊你明说吧”

晓梦睁开了双眼,那双清澈明幽的双眸中闪过了一丝精光。

“据说极北荒原有异宝现世,并且传说曾经有位天人至境的强者在那里留下了一桩机缘,各大门派都派人去了,你有没有兴趣?”

“各大门派?大秦皇室会有人去吗?”

北冥子闻言有些无奈,他这个弟子什么都好,但就是太过于骄傲了,不争也就罢了,一旦要争,就非得争第一不可。

“大秦皇室可是秦国境内最强的势力,这样的事情自然少不了他们,据说这次是那位大秦亲王亲自带队,你若去了,应该就能见到他了”

晓梦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欣喜和战意。

晓梦堪称世间第一少年天才,连书院的那位十二先生,或是那号称天人至境之下第一人的东方不败。

单单论起修行的天赋,那也同样不如她。

即便是鬼谷一脉号称天纵奇才的第三名弟子也不过只能与她持平,而她也从未将那个素未谋面的鬼谷弟子放在眼里。

但世人皆知,有一个人的天赋是在她之上的。

那是一个名为嬴不凡,出身于大秦皇室的少年。

五岁通读三千道藏,一夜之间破境宗师,受到了夫子极高的赞誉;十岁那年,他的剑下便染上了大宗师的血,并入了书院二层楼;十四岁开始行走江湖,三年时间,连续数位天人强者败在他手上,成了新一代的神话。

而最近他又回到了大秦,成了大秦的亲王,境界也已踏入天人。

晓梦知道现在自己不是他对手,但她依旧准备出手一战。

“你别光想着那人,这一次,会来很多年轻人,其中不乏强者”

“越强越好,我已经很久没有对手了”

平淡但高傲尽显的话语落下,晓梦再次闭上了双眼,开始了打坐。

北冥子见状,笑了笑,衣袖一甩,临行前留下了一句话:“此次出行,红鱼那丫头会和你一起,如果可以,稍微照顾她一下,毕竟都是同出一脉。”

说完之后,便飘然远去了。

武侠之隐者神尊
启明之始/著| 武侠| 连载中
《武侠之隐者神尊》是启明之始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武侠之隐者神尊》精彩章节节选:波澜壮阔的武侠世界,在那血与火的江湖里摸爬滚打久了,也会想要找一个平静的地方,过上一段逍遥自在的日子,安静地做一条咸鱼,不对,是隐者。人生在世,求的是逍遥度日,什么打打杀杀的有多远走多远,安稳平静的才是人生———嬴不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