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武侠之隐者神尊完整版在线试读最新章节】主角秦隋

【武侠之隐者神尊完整版在线试读最新章节】主角秦隋

发表时间:2021-07-22 09:30:47    人气:    栏目:资讯
武侠之隐者神尊

《武侠之隐者神尊》是启明之始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武侠之隐者神尊》精彩章节节选:波澜壮阔的武侠世界,在那血与火的江湖里摸爬滚打久了,也会想要找一个平静的地方,过上一段逍遥自在的日子,安静地做一条咸鱼,不对,是隐者。人生在世,求的是逍遥度日,什么打打杀杀的有多远走多远,安稳平静的才是人生———嬴不凡

...

作者:启明之始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
立即阅读

《武侠之隐者神尊》 小说介绍

《武侠之隐者神尊》为启明之始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二先生君陌站在树下,脸上浮现出一抹欣慰的笑容:“两个多月了,小师弟终于画出自己的第一道符了,真是可喜可贺啊。”三先生余帘感受到远 ...

《武侠之隐者神尊》 第二十章:光明大神官,荒原试炼

二先生君陌站在树下,脸上浮现出一抹欣慰的笑容:“两个多月了,小师弟终于画出自己的第一道符了,真是可喜可贺啊。”

三先生余帘感受到远处宁缺身上的那抹元气波动后,也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

其余的几位先生,也都感受到了这股波动,脸上无一例外的露出了高兴的神色。

在千里之外的一条通往极北荒原的小路上,夫子和站在他身边的大弟子李慢慢,也纷纷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夫子,小师弟终于画出了第一道符,成为一名真正的符师了”

李慢慢那张朴实的脸上露出了真诚的微笑,显然,此刻他很为他的小师弟感到开心。

“看来你小师叔的眼光还是很对的,再过十年,也许又会有一位神符师出现了”

夫子捋着雪白的胡子,眼中闪过了一丝思索。

“或许,是时候让宁缺检验一下修行成果了”

“夫子,您的意思是”

李慢慢有些疑惑地询问道。

“再看看吧,雏鹰总是要经过磨砺才能翱翔于天际”

说完话,两人便继续向极北荒原的方向前进着。

道路两边尽是卷起的狂沙,但无论如何狂暴,都没能进入两人周身一丈之内,连衣角都没有碰到。

如此前行,倒是如同那孤独的行者一般,明确而坚定。

在咸阳城内的一处客栈里喝酒的高大老者,突然放下酒杯,开始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小崽子,总算成功了”

武王府中,嬴不凡也是展颜一笑,“那小子总算成功了,倒是比我预计的早些,还算不错”

“什么成功不成功的?你又在说什么?”

身旁的绯烟正在替他磨墨,笑着开口问道。

自从那个晚上讲出了自己的心意后,她便一直呆在嬴不凡身边,像一个妻子一样,两人之间的感情也是突飞猛进。

毕竟,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你对他好,他自然会念着你的好。

“没什么,我在书院的一个师侄,他的修行有了突破”

嬴不凡看向绯烟的眼神中充满了柔和,这个女人这数月来的陪伴,让他的感情产生了些许微妙的变化。

虽然目前算不上爱,但也有了一些喜欢。

“王爷,陛下召你火速入宫”

张良走进了书房,恭敬地汇报道。

“发生何事了?”

“十五年前,那个被夫子亲手封印的昊天道光明大神官卫光明,破封逃遁了”

……

咸阳宫,四海归一殿内。

嬴政眼中充斥着怒火,“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赵高,朕把罗网交到你手上,你就是这么回报朕的?”

“连一个修为半废的老头,你们都看不住,你说,你们还有什么用?”

暴怒的声音在大殿中响起,一股厚重的帝皇威势笼罩了整个大殿,殿内的所有人都害怕地跪在地上,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

赵高此时额头上布满了冷汗,面对嬴政的怒火,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恐惧。

他跟着嬴政有十年了,很了解这个主子的性格,没有利用价值的手下会被直接抛弃,所以赵高必须在嬴政面前证明自己的能力。

他一直做的很好,既表露了自己的利用价值,又不至于让这位主子生出忌惮之心。

但这一次,赵高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他小看了一个老人,导致了他如今有可能送命的局面。

“陛下放心,臣定竭尽所能,将卫光明这个逆贼抓回来,请您再给臣一个机会”

赵高不断地磕着头,发出了“嘭嘭”的巨大响声,额头上有鲜血流出,声音中尽是哀求和恐惧。

“抓?你们拿什么抓?就算是全盛时期的罗网也挡不住一个相当于天人至境的高手”

“罢了,起来吧,此事不能全怪你,任凭谁也没能想到,那个卫光明被困这么多年,不但恢复了修为,还更进了一步”

“不过此事还是挺有意思的,想必他会有兴趣的”

嬴政说到最后,脸上竟无端浮现了一抹微笑。

“谢陛下饶命,臣谢主隆恩”

赵高闻言,头磕得更厉害了,但语气中流露出了一丝欣喜,总算把命保住了。

“好了,滚吧,给朕回去把罗网好好整顿一下,我大秦曾经震慑天下的绝世凶器可不能埋没了”

“是,臣遵旨”

赵高如蒙大赦一般,飞快地跑出了四海归一殿。

“你这火气是够大的,这个死太监差点没被你吓得魂飞魄散”

大殿中凭空出现了一张椅子,身穿黑金色王袍的嬴不凡也是从空中飘然落下,慢悠悠地坐在椅子上,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跑了的人可是卫光明,号称昊天道创建以来最伟大的光明大神官,修为盖世,十五年前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不会忘记吧?”

“当然不会,只要是秦人,就都不会忘记”

嬴不凡眼神微眯,浓烈的杀机在他身上一闪而逝。

二十年前,昊天道当代光明大神官卫光明因为一则关于冥王之子的预言,率人潜入了秦国,制造了无数桩凶案,甚至惊动了当时的秦皇,也就是嬴政的父皇—嬴异人。

嬴异人因此震怒,发出了通缉令。

足足二十三位武道大宗师,还有两位知命境界的念力修行者,在边境处截住卫光明,展开了惨烈的厮杀。

可最后依旧只是将其重伤,没能拦住他,好在最后夫子恰好回到了秦国,便出手废了他的修为,将其封印在一处名叫幽阁的绝地中。

“二十三位武道大宗师,还有两名知命境界的念力修行者,都没能拿得下一个卫光明”

嬴政站起身来,双手负在身后,眼神中尽是不可捉摸的深意。

“当年参与围剿的有二十五人,皆是闻名天下的强者,但活下来的只有十二个,其中一个还成了废人”

“当年此獠就这般凶悍,何况如今,他修为又更进了一步,若是放任不管,只怕会生灵涂炭”

嬴不凡活动了一下脖子,看起来有些漫不经心。

“卫光明当年正面接了夫子一拳,修为近乎全废。而幽阁之中毫无一丝天地元气存在,又有夫子设下的封印,几乎没可能脱困”

“但他偏偏就出来了,而且不但修为尽复,还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陛下就不觉得,这件事很值得推敲吗?”

嬴政眼神一凝,“你的意思是,有人帮他”

“恐怕不止如此,那地方我曾经也去过,还亲自出手加上了几道封印”

“除非有相当于天人至境的高手出手,或者是有人掌握了解开封印的方法,才有可能让那卫光明出来”

此言一出,一股霸绝天下但又森冷至极的煌煌帝威从嬴政身上散发出来。

嬴政此生经历过太多的背叛和欺骗,所以他最讨厌有人背叛他,或者欺骗他。

当年长安君嬴成蟜谋反失败后被抓,是嬴政亲手送他上路的。能亲手杀死自己的亲哥哥,可见内心是有多恨,多怒。

“这么看来,是咱们御下不严啊,朕倒想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敢把手伸到我大秦内部来”

这声音幽寒得如九幽冥狱一般,嬴政心中难以抑制的怒气释放而出。

体内强大的功力也因此催动了起来,一缕缕寒气也随之散发而出。

滋啦!一朵朵冰花在殿内四根镶有金龙的柱子上绽放开来,地上也随之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冰霜。

整座大殿的温度极速下降,几乎降到了冰点,这四海归一殿在一瞬间仿佛化为了冰雪世界一般。

一念之间便能化出一个冰雪世界,这位以雄才大略闻名于世的秦皇,其实也有着不为人知的可怕修为。

嬴不凡摸了摸地上的冰霜,眼中闪过一丝赞叹,“好一招已殝至化境的碧冰雪,这浑天宝鉴你倒是练得炉火纯青”

浑天宝鉴,乃是大秦皇族嬴氏赵姓的镇族神功,据说传自上古大神女娲,乃是天下一等一的绝世神功。

其中的每一层心法都能当做一种惊世绝学,最强的玄宇宙更是据说能超脱这个世界。

这门神功包罗万象,气象万千,囊括着天下万物,修炼到极致,甚至能够演化出大千世界。

嬴政刚才这一手,便足以证明他在这门神功上的造诣只怕比起那些隐居的皇族宿老,还要高出不少。

哪怕是嬴不凡,单论浑天宝鉴,也未必能强过嬴政,毕竟他所学颇杂,不如嬴政这般纯粹。

“在这乱世之中,哪怕朕已身为帝皇,也总得有些自保之力”

嬴政平复了一下情绪,重新坐在了龙椅上,那冰雪世界也随之迅速消融,整个大殿的温度恢复了正常。

“朕倒是得到消息,那卫光明好像准备去极北荒原”

“看来那卷天书,真的在极北荒原”

“天书?莫非是昊天道遗失的那明字卷天书”

嬴政开口询问道。

“正是那明字卷天书,如今昊天道已是苟延残喘,能让他们不顾一切的,怕也就这明字卷天书了”

“也对,那卫光明乃是光明大神官,自然要拿回那卷遗失的天书”

嬴政想了想,似乎也只有这个理由才能解释卫光明刚刚脱困,就跋涉万里,前往极北荒原的行为了。

“那明字卷天书可不能落在昊天道手上,否则七卷天书齐聚,这昊天道说不准还真能卷土重来”

昊天道之人信仰昊天,修行昊天神辉这门功法,掌握着光明之力,门人实力强悍无比。

昊天道全盛时期的时候,曾经连少林寺这般传承悠久的势力都要向他们低头。

要不是后来出了重大变故,又正处在乱世,恐怕如今的少林武当还未必能比的上呢。

“放心好了,那卷天书谁也拿不到,倒是那极北荒原,藏着一桩不错的机缘”

嬴不凡的语气中尽是自信,显然这件事依旧在他的掌握之中。

“我记得你还没立太子吧,让那几个小兔崽子都去那里历练历练,也好考察一下他们的能力,你觉得如何?”

嬴政闻言,脸色有了稍许变化,“朕有十八个儿子,你也都见过,虽然没几个争气的,但修为倒还算是不错,你觉得让谁去比较好”

“这我可管不了,还是陛下你自己乾纲独断吧。这次极北荒原之行,我们大可以把它当做大秦年轻一辈的一次历练,反正那地方也算是我大秦境内”

“雏鹰总是要经过磨砺,才能搏击长空,不经历血与火的洗礼,又凭什么指望,他们有扛起未来的能力呢?”

嬴不凡的语气显得语重心长,眼神也是变得深邃悠远。

嬴政听到这话,倒是笑了笑,眼神变得有些许古怪,“你的年纪没比他们大多少,何必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这次书院要不要派人去荒原?”

“当然要派,而且我有一个很合适的人选,有了他,这一次卫光明绝对跑不了”

嬴政倒是有些惊讶于这语气中的自信,眼中闪过了一丝疑惑。

“究竟是何方神圣,能让你这么有信心?”

“卫光明侍奉了他心中的昊天一辈子,信仰无比虔诚和坚定,所以他最在乎的便是当年的冥王之子的预言。因为,那是可以从根本上摧毁昊天道的存在”

“莫非,那冥王之子真的存在,而且还在书院?”

嬴政的眼中闪过莫名的神采,饶有兴致地问道。

“什么冥王之子,只不过是一个天生拥有暗黑幽冥体的孩子,这种体质的人一旦踏入修行,他所具有的气息便会是天地间至阴至邪的存在”

“而那股至阴至邪的气息可是光明之力的最大克星”

“否则,堪称天人之下无敌手的光明大神官,又怎么会甘愿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也要除掉他呢”

嬴不凡把玩着指上的黑戒,慢悠悠地说道。

“那孩子是谁?”

“夫子新收的弟子,书院的十三先生,宁缺”

“原来如此,夫子的弟子,果然什么人都有”

嬴政的话中好似颇有深意,但又让人难以捉摸。

“夫子一向有教无类,只要是可教之才,他都会教”

似乎感觉到嬴不凡话语中对夫子的推崇,嬴政问出了一个他一直很想问的问题。

“以你那妖孽到极点的天赋,如今这世上已经没有几个人是你对手了。但是,若比之夫子,又如何呢?”

“这世界上的任何人,我都有一战之力,夫子也不例外”

嬴不凡生性逍遥自在,不喜争名夺利,但他是个非常骄傲的人,如果不存在绝对事实,他是不会承认不如别人的。

“单论境界,夫子确实要高我一筹,这天下应该也没有比他更高的人了,但若论起战力,恐怕得打过才会知道”

“夫子真的有这么强?”

嬴政苦修浑天宝鉴神功多年,自问实力不弱,但比起嬴不凡身上那股如渊如海,深不见底的气息,他自愧不如。

比这般境界还要再高,那究竟是何等的存在?

“若没有这份实力,夫子如何称得上天下第一人,当年又凭什么能保住这大秦朝呢?”

“好了,事情说的差不多了,我也该走了”

嬴不凡站了起来,那张由天地元气所化的椅子也随之化为了漫天光点散去。

“让人封锁好这消息,再派人传讯给诸子百家,派些年轻人来历练一下”

“我这次会亲自前往极北荒原,送卫光明去见他的昊天,洗刷当年我大秦的耻辱”

嬴不凡的语气变得杀气腾腾,不复之前的平淡自如。

“我走的这段时间,黑冰台会交给几个年轻人来管,我相信他们会交出一份让人满意的成绩单”

“值得信任吗?”

嬴政一向最关心的就是忠诚问题,先确定忠诚,然后才会考虑能力。

“天下没有能够完全信任的人,但我觉得,那几个年轻人还没有能力承担背叛我的代价”

声音在大殿中回荡,但说话的人早已消失不见。

武侠之隐者神尊
启明之始/著| 武侠| 连载中
《武侠之隐者神尊》是启明之始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武侠之隐者神尊》精彩章节节选:波澜壮阔的武侠世界,在那血与火的江湖里摸爬滚打久了,也会想要找一个平静的地方,过上一段逍遥自在的日子,安静地做一条咸鱼,不对,是隐者。人生在世,求的是逍遥度日,什么打打杀杀的有多远走多远,安稳平静的才是人生———嬴不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