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武侠之隐者神尊(主角秦隋)小说完整版

武侠之隐者神尊(主角秦隋)小说完整版

发表时间:2021-07-22 09:30:45    人气:    栏目:资讯
武侠之隐者神尊

《武侠之隐者神尊》是启明之始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武侠之隐者神尊》精彩章节节选:波澜壮阔的武侠世界,在那血与火的江湖里摸爬滚打久了,也会想要找一个平静的地方,过上一段逍遥自在的日子,安静地做一条咸鱼,不对,是隐者。人生在世,求的是逍遥度日,什么打打杀杀的有多远走多远,安稳平静的才是人生———嬴不凡

...

作者:启明之始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
立即阅读

《武侠之隐者神尊》 小说介绍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武侠之隐者神尊》的小说,是作者启明之始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 “殿下,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嬴不凡刚刚走出紫兰轩的门,不远处就驶来了一辆豪华的马车。走入车内,一个身穿赤红色长裙的女子正坐在车 ...

《武侠之隐者神尊》 第十九章:宁缺凝符

“殿下,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嬴不凡刚刚走出紫兰轩的门,不远处就驶来了一辆豪华的马车。

走入车内,一个身穿赤红色长裙的女子正坐在车中,一脸微笑地看着他。

这个女子柔美似水,却又热情似火,肤若凝脂,百媚千娇,如同一朵绽放的盛世玫瑰般美丽,但眉宇之间却萦绕了丝丝邪异的气息。

但这股气息不但没有破坏她的美丽,反倒是平添了几分魅惑之意。

这是一个足以让全天下的男人为之疯狂的绝世尤物。

如果让韩非等人看到,他们一定能认出这是曾经的百越第一美女—焰灵姬,一个天生能控制火焰的女人。

百越这个地方有着不少能人异士,但统治这块土地却是传说中的上古巫族之后—百越王族。

百越的太子赤眉龙蛇天泽,一向喜爱招揽能人异士,他看中了焰灵姬的火焰异能,便将其收至麾下。

当年韩国为了能够复国,听到所谓的百越宝藏后,便派大将白亦非带着韩国最强的军团—十万白甲军讨伐百越。

太子天泽率着麾下众多能人异士浴血奋战,但终究无论什么样的能力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虚妄。

百越沦丧,天泽沦为阶下囚,众多手下也四处逃难,偌大的百越在一瞬间分崩离析。

后来嬴不凡进入韩国后,施展了诸般手段,引得韩国大乱,同时也将众多百越的高手收入麾下。

无双鬼,百毒王,驱尸魔,焰灵姬皆是其中的一员。

“许久不见,你倒是越来越美了,这次怎么回来了?不是说在外面执行任务嘛”

嬴不凡把头枕在焰灵姬柔软的腿上,任由她的玉手按摩着自己的太阳穴。

“听说我们的王爷回来了,妾身就火速完成了任务,赶回来见您啊”

那娇媚的语气仿佛能勾动人内心深处的欲望一般,动听但又骇人。

“不错,你这火魅术又有进步,连本王都被你勾起了兴趣”

嬴不凡一把将焰灵姬抱在怀里,感受着她身子的柔软,嘴角掀起一抹邪魅的笑容。

“殿下您这么说,妾身很高兴,但妾身知道,现在的您,心情并不好”

焰灵姬揽住了嬴不凡的脖子,吐气如兰,带着几分魅惑和动人的香气轻拂在了那张英俊的脸上。

看似热情,但语气之中却有着理解和淡淡的幽怨。

“心情不好?你想多了,本王和他们不过是相互利用,怎么可能会为他们难过?”

“况且,就算我和他们之间有真挚的友情又怎样?友情这种东西有时候比黄金还坚固,但有时候又很脆弱,经不起一点欺骗”

嬴不凡脸上神色没有多少变化,但语气中的孤寂却是谁都听得出的。

“殿下,没关系的,人的一生会遇到很多人,有些人是过客,有些人却能相伴一生。无论未来如何,我都会陪在殿下身边”

焰灵姬的红唇吻了上去,两人一起倒在了舒适的毛毯上。

顿时,马车内上演了一抹动人的春色。

……

在一辆停在官道旁的黑色马车中,宁缺看向窗外的金灿灿的田野,心情显得颇为复杂。

他本就是个可怜的人,从小与一个小侍女相依为命,当过乞丐,跑过堂,端过盘子,很多又苦又累的活他都干过。

为了生存,他最后选择参加了大秦边军,认识了很多人,也学到了很多东西。

甚至因为这些东西和人,他成功考入了书院,取得了常人一辈子也无法企及的荣耀。

最后,他进入了书院二层楼,见到了那个名传天下的夫子,并成为了他的弟子。

在书院后山遇到了很多待他像一家人一样的师兄师姐。尤其是陈皮皮那个死胖子,因为他,自己才能踏入修行的大门。

虽然宁缺对陈皮皮一直没有什么好话,但其实他的心里是很感激的。

还有那位神秘但又强大无比的小师叔,举手投足之间便能唤来风雷,改变了他的命运,让他接触到了符道这个世界。

不到一年的时间,他从一个没人搭理的穷小子变成了受世人尊敬、羡慕的书院十三先生。

这一世的宁缺毕竟不是小说中的穿越者,终归还是少年心性,发生了这么大的改变,一时间他竟有种恍然若梦的感觉。

宁缺的目光看向坐在他对面的那个老者,满身油污,虽然身材高大,但怎么看都有些许猥琐。

如果不是那些师兄师姐们,还有小师叔的一力举荐,他怎么也不会相信眼前这个邋遢的老人,会是世间的顶尖强者,一位伟大的神符师。

陈皮皮给他做过介绍,这个老人名叫颜瑟,虽然声名不显,但却连如今大秦的皇帝都得把他当成座上宾。

一开始宁缺是不信,因为他听军中的将领说过,当今秦皇嬴政是一个很看重实际的皇帝,只厚待有能力,并愿意出力的人。

眼前这个老头邋里邋遢,看起来一副懒散的样子,就算真是什么神符师,人家皇帝想办什么事,估计也用不上他。

但现在宁缺相信了,因为在一个夜晚亲眼看到了老人以街巷为基,雨水为墨,将亿万滴暴雨化为一道井字符,生生毁掉了一条街道。

所以他今日会坐在这,而这个名叫颜瑟的老人也成了他在符道修行上的老师。

“师傅,这车上被你装了什么符?这车的重量好像轻了不少”

颜瑟笑了笑,看起来他对宁缺的这个问题感到非常满意。

“既然知道刻了符,就自己去感受一下”

宁缺点了点头,走下马车,将手放在那用精钢制成的车厢板上,闭上眼睛感知着天地元气的流动。

车厢板上刻着极为繁杂的纹路,这些纹路漂亮而又神秘,在唯一的问题就是太复杂,复杂到有些违背了美学的原理。

在宁缺的感知中,有一层薄膜隔在他和这块车厢板之间,淡淡的元气波动从那些复杂的纹路中释放出来。

这波动很微弱,但宁缺经过风雷之力的淬炼后,神魂之力和六识都大大加强,最后还是成功捕捉到了这微不可查的波动。

“是风,好像又不能是风”宁缺肯定,但又有些不确定地说道

颜瑟看起来更加满意了,他开口问道:“为什么不能是风?”

“因为这天地元气的流动太过有规律,而风无形无相,它的流动不应该那么规律”

“很好,比我想象的要好,他的眼光果然还是比我强,不过,这依旧是我的徒儿”

颜瑟想起了一些事,笑得更加开心了。

“师傅,那个他是谁啊?”宁缺的声音中有着疑惑和不解。

“你小师叔,一个实力还要在我之上的神符师”

“啊?可小师叔自己说,他对符道的理解不如你啊”

宁缺挠了挠头,这帮高人说话怎么都是自相矛盾的,真有些琢磨不透。

“那是因为他对符道不够专注,每一个神符师的符都是不一样,你小师叔的符是天地间最适合战斗的符,所以师傅我打不过他”

“那师傅你的符是怎么样的?我看你那天的那道井字符,威力也很强啊!”

宁缺有些吃惊,一符毁了一条长达数百米的街道,这种威力的符都还不是最强的吗?这神符师,听起来还真是很强啊!

“如果是你小师叔,他全力画一道符,半个咸阳城都会被直接打成废墟”

“额…师傅您还是继续给我讲您的符吧,我怕再这么讲下去,我就有改换门庭的打算了”

“臭小子,这样就想换师傅了,我告诉你,你的小师叔是不会收你的,所以想都不要想”

颜瑟敲了敲宁缺的脑袋,笑骂道。

“至于为师的符,那总结下来只有一句话,天下万物皆可成符,也本就都是符”

……

宁缺此刻正站在书院后山的小溪旁,手里拿着一根枯黄的树枝,在地上画着一些谁也看不懂的奇怪图案。

他时不时停下来看一会儿小溪里游动的鱼儿,有时又抬头看看那湛蓝的天空,一般人还真猜不出他在干什么。

宁缺做的这些看起来非常无聊,他能忍得住,可在一旁看着的小胖子陈皮皮就忍不住了。

陈皮皮生性好动,尽管长了一身肥膘,但却是个闲不住的人。

在他看来,这书院后山里的人大多都是群怪人,一个也不好玩,只有新来的宁缺还有几分意思。

所以他自告奋勇,接下了监督宁缺修行的任务。

可自从宁缺开始修炼符道,就整天不见人影,每次看到他的时候,就是现在这副样子。

陈皮皮本来还想着每天和宁缺起去咸阳城里吃好吃的呢,可现在却只能旁边看着宁缺练这鬼画符这样的玩意儿。

他感觉这两个多月下来,他都瘦了好几斤了,再这样下去,人生都要变得灰暗了。

不行,今天必须采取措施,起码要让他改进他的修炼方法,再这么下去,就什么都完了。

“我说小师弟,你十二师兄我练的虽然是念力一道,但我认识的人多。所以符师虽然少,但我也见过几个”

“同样是画符的,人家生活愉快的很,整天吃香喝辣的。哪像你这样,每天苦哈哈地站在这里画一些鬼东西”

陈皮皮的声音显得有些无奈,他说的很真诚,因为再这样下去,宁缺没事,他就要有事了。

“吃香的喝辣的,你当我不想啊?可人家那是真正的符师,我连第一道符都没画出来,怎么比?”

“再说了,师傅说每一个符师,在画出人生的第一道符之前的那段岁月都是黑暗而又艰辛的”

宁缺说完,继续低头画起了他的奇怪图案。

陈皮皮听得都快哭了。

黑暗艰辛的岁月?

你宁缺哪黑暗哪艰辛了,我不知道,也没看出来什么。可你十二师兄我这段时间,过的是真的黑暗艰辛啊!

“那你画符你画的好点行吧?不管怎么说,你字写得那么好,图画也总要画的好看点吧”

“还有,你专心致志的画符不行吗?非要时不时抬头看看天,看看水的,你不累我都累啊,考虑一下我们做观众的感受好吗?”

陈皮皮嘴里疯狂吐槽着,好像要把这些天憋着的火全部释放出来。

宁缺老脸难得一红,“我也想画的好看点,可书法和画画两个不同的领域,对图画这方面我就这点天赋,想改也改不了”

“至于我这种方法嘛”宁缺从怀里掏出那本符道真解,仔细翻阅了一下,“没看错啊,小师叔送我这本书里面说,想要画出人生的第一道符就要感悟自然万物,去聆听它们的声音,我就是这样做的啊”

“你这也叫感悟自然万物?看看天,看看水就叫聆听万物的声音?”

“真不知道为什么你能被称为修符的天才,要是照你这种方法能画出人生第一道符,天下遍地都是符师了,哪会像现在这么稀缺”

陈皮皮简直是无语了,他直接打了个滚,躺在旁边的草地上,看着天空,不想再说话了。

宁缺也没理他,他现在在思考前几天颜瑟跟他说的话。

时间回溯到三天前,那时候宁缺正在颜瑟身旁听课。

颜瑟师徒选择在一座凉亭里品茶,刚喝了一杯,颜瑟就一开始讲述他对符道的理解。

“修行秘诀分很多种,念力修行中阵术,武道修行中的体术、剑术等,我们这种画符的本领,被世人称为符术,但我们自己管这叫符道,你可知是何意?”

颜瑟喝了杯茶,等待着宁缺的回答。

“以符入道?”宁缺一时间没有什么头绪,只能试探性地问道。

“哈哈哈哈哈”

“大道无常,无论是哪一流派的修行者,都想着入道。以剑入道,以情入道,以杀入道,什么样的都有,可惜大道虚无缥缈,根本就寻不到”

“符道的含义很简单,就是以符道之”

颜瑟大笑着,看了看宁缺,摇了摇头,慢慢地说道。

看着宁缺那困惑的样子,就又说道:“符是纹路,是线条,是痕迹。蛇过沙堆爬行的痕迹是符,落叶上的复杂脉络是符,野兽血管中流动的血液是符,大地上的车辙、风拂动的痕迹、水流过的轨迹,那都是符。”

宁缺听得震惊无比,在颜瑟的法中,天地万物都是由符组成的,世间一切的痕迹都是符。

可这种说法,已经超越了宁缺的思维境界。

“这就是师傅你之前说的,天地万物皆是符,这是属于您的符道,对吗?”

“是,你注定要走出自己的道,但在这之前,你要先看看为师的道”

……

突然,一阵绵绵细雨落了下来,随即这雨又逐渐变大,雨声如雷。

陈皮皮看到这样的情况,连忙拉着他跑进了屋子里。

“这雨,真漂亮”宁缺直直的看着外面的雨水,突然变得很高兴。

“宁缺你是不是傻了?这雨点有什么漂亮的?”

宁缺没有理会陈皮皮的话,他心里突然涌上了一种感觉。

他的手指上开始凝聚天地元气,在空中不断勾勒着。

一道线,两道线,三道线,六道线。

六道线画完后,一个水字隐隐约约地出现在空中。

哗!

正靠在躺椅上闭目养神的陈皮皮头上突然有一大盆水倾泻而下,把他淋了个透心凉。

陈皮皮大惊,当他感受到宁缺手指上的元气波动时,发出了一阵怒吼:“宁缺,我跟你没完。”

武侠之隐者神尊
启明之始/著| 武侠| 连载中
《武侠之隐者神尊》是启明之始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武侠之隐者神尊》精彩章节节选:波澜壮阔的武侠世界,在那血与火的江湖里摸爬滚打久了,也会想要找一个平静的地方,过上一段逍遥自在的日子,安静地做一条咸鱼,不对,是隐者。人生在世,求的是逍遥度日,什么打打杀杀的有多远走多远,安稳平静的才是人生———嬴不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