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眉眼一袭温良意
眉眼一袭温良意

眉眼一袭温良意 战北鱼 著

完结 薄秦梅妆

更新时间:2021-08-02 11:40:14  人气:
《眉眼一袭温良意》作者:战北鱼,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薄秦梅妆,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她被人下药,扔给别的男人,失去清白,还被母亲看到。最终母亲心脏病复发去世。她立志要这些仇恨一步步的报复回来。在工作中,室友几个都针对她,故意把她的化妆品弄坏,她的反击也很犀利。这些被薄秦看在眼里,对她另眼先看。...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指尖微顿,梅妆不由对自己的反常行为而感到惊讶。

她从不是一个八卦的人,更没有窥看别人隐私的习惯,可她现在,竟不受控制的想要去探究关于他的一切。

拧眉,梅妆眸光微闪,随便给薄秦填了个微信名。

将自己加进去,她将手机放在茶几上,眸光发深的往薄秦的方向看了一眼。

薄秦正拿着笔在她翻译好的资料上面勾画,柔和的灯光下,薄秦神情认真,双眸中闪烁着睿智的光泽,他腿有些长,坐在沙发和茶几中间显得有些逼仄,只得将腿伸到茶几下面。

安静的客厅里,只余下了彼此的呼吸声和写字的沙沙声,梅妆盯着他看了良久,直到他掀起眼皮看她,她才恍然回神,眼珠子四处瞟了下,梅妆故作淡然,坐在了他的身侧。

不过才片刻功夫,薄秦就已经用红笔将她的多处错误圈了起来,并且标注了正确的翻译,以及原因。

其实梅妆的英语不差,但这次需要翻译的资料多数是商业合同,很多专业名词她翻译的不准确。

经过薄秦这么一修改,合同的正式感便更为突出,所要表达的意思也更为直观,一时间,梅妆对薄秦的佩服更上了一层楼。

“楚皓,我有时候真的感觉你一点都不像是一个普通的销售人员。”梅妆拿起他修改好的那一张资料,仔细的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将红笔标注的地方记了好几遍,由衷道:“我来北城三年了,这些年也见过不少形形色色的人,你给我的感觉,格局很大,气场很强,总会令我很意外。”

听到梅妆这般认真的评价,薄秦一直阴郁的情绪突然雨过天晴,唇角微勾,他斜睨她:“再多才华,也只为博得美人倾心一笑。”

梅妆一怔,不由浅笑:“谢谢你。”

跟薄秦在一起很舒服,他不会自命清高,也不会因为她的过去而对她心存偏见。

她虽然理解不了他对她毫无理由的迁就与温柔,可她愿意回馈给他同样的迁就与温柔,虽然,只是以朋友的名义。

人生很短,坚持自己原则的同时,更应该享受这种美好的意外。

四目相对,他们凝视着彼此的眼睛,用视线勾勒着彼此的容貌,明明什么都没说,却又好似什么都说了。

翻译资料在薄秦的指导下,效率很高,三天的工作量用了一晚上就完成了。

等梅妆整理好资料,已经凌晨一点了。

见薄秦手边的咖啡已经喝光了,梅妆不好意思的朝着他笑笑:“跟你合作感觉很好,不知不觉就半夜了,打扰了你消息,十分抱歉。”

“不必,我很高兴你给了我跟你独处的机会,你认真的模样,很美。”

换做别人说这种甜言蜜语,梅妆肯定会觉得对方很轻浮,听听就算了,可放在薄秦身上,梅妆总是有种被撩到的感觉。

迎上他正经而又淡漠的神情,梅妆都有点怀疑刚才说话的人到底是不是他了。

抿了抿唇,梅妆耳根发红道:“你认真的样子也很帅,太晚了,不打扰了。”

刚拿着包站起来,手腕便被一只大手攥紧。

“太晚了,就住在这里,明天我送你去学校。”他声音很轻,却不容置疑。

不等梅妆反应过来,他便将一套女式睡衣放在了她的手里,往浴室的方向看了一眼。

这套睡衣是她上次穿过的那套,也不知道它的主人是不是照片里那个女人。

“你住客房,我先去睡了,晚安。”薄秦不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抬步便进了主卧。

晚上躺在柔软的床上,梅妆望着天花板,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总觉得身上的睡衣飘散着淡淡的香水味。

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好一会儿,梅妆叹了口气,烦躁的将身上的睡衣脱了,放在了一旁。

心里稍稍舒坦了点,她正打算睡觉,手机里就传来了一条短信。

短信是靳云深发来的,说他明天晚上要代表靳家参加薄家举办的生日宴会,缺个女伴,黎娜还在拘留中,他也一时找不到个合适的女伴,希望她能陪他出席,就算是还上次的人情。

“薄家”二字狠狠的刺激到了梅妆,几乎毫不犹豫的,她便应了下来。

这一觉,梅妆睡的很沉,就连有人摸黑进来她都没有察觉。

夜很深,房间里只余下了透过窗帘投进来的月光,朦胧的勾勒着蜷缩在床上的纤瘦身影。

薄秦倚着门站着,隐藏在黑暗的中的双眸几乎与夜色融为了一体,凝在了女孩儿的身上。

视线淡淡的扫过放在床头的睡衣,见她将被子当成抱枕抱在了怀里,露出了大半个裸着的身体,薄秦的喉头不自觉发紧。

抬步,他走到床前,凝神望了她一会儿,轻柔的拽了拽她怀里的被子。

梅妆睡觉很不老实,他还没来得及给她盖好被子,她便连人带被子滚到了地上。

这下子,她什么都没穿的身体瞬间横陈在了被子上。

清冷的月光下,她的肌肤显得格外的白皙,看起来很瘦却十分有料的身体赤裸裸的展现在男人的眼前,几乎要将男人仅存的那丝理智给燃烧殆尽。

喉头滚动了好几下,薄秦叹了口气,俯身将被子裹在了她的身上,小心翼翼的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轻柔的将她放在床上,薄秦抬手将她粘在脸上的碎发理在脑后,摸到空调遥控器,打开了空调。

还没来得及将空调遥控器放好,便见她扯着被子,潇洒的扔在了地上。

在床上滚了几下,她四仰八叉的躺着,拽着枕头便抱紧了。

薄秦就站在床尾,她这般睡姿,无疑将她最为隐秘之处暴露在了某人的眼前。

月光虽微弱,却为面前的风景平添了几分致命的吸引力。

小腹处腾然炙热起来,薄秦垂眸扫了眼按捺不住的欲望,眸底的火光越演愈烈。

“薄秦……”

突如其来的呢喃引得薄秦蓦地燥热,转而,他便拧着眉眯起了眼睛。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