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病弱娘子残疾夫
病弱娘子残疾夫

病弱娘子残疾夫 沅栩 著

完结 木惠

更新时间:2021-08-02 11:32:13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沅栩的原创小说《病弱娘子残疾夫》,主角木惠,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谢蓝,一个娇弱有病的十五岁少女;木惠,一个21世纪靠叔父叔母养大的孤儿。两个本无交集的个体,却在命星罗盘转动下,命运开始变化……我,木惠,相信命运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如果代替谢蓝活下去是老天的安排,那么我认命,就当一个陌生人,在一个陌生环境,努力认真地活。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轿子走了一段时间后,慢慢地听到了热闹的声音,我揭开窗帘的一角往外看。大街两旁摆满了小摊,摊贩吆喝着招揽路过的客人。忽然一阵香气飘了过来,是臭豆腐!好怀念的味道啊!我赶紧唤了云儿过来。

她捏着鼻子靠近窗口,瓮声瓮气地道:“小姐,我知道您想说什么,您快放下窗帘!”

她什么时候变成我肚里的蛔虫了?

见我愣愣地看她,她出手压下帘角,同时对轿夫道:“走快点!免得熏到我家小姐了!”

啊?不是啦!我又揭开窗帘伸手拍拍她的肩膀,想告诉她我真正的意愿。她点头摆出我了解的样子,又猛的压下窗帘,叫道:“大叔!快点啊!熏到我家小姐了啦!”

晕!你哪来的兵啊?

“啊……”

轿子猛然走快,强烈的摇晃颠簸,我一时坐不稳倒向了左边,在左肩的小不点受到惊吓蹿出了窗口。

“小不点!”我连忙掀开窗帘叫它。

街上的人被它吓到,尖叫声彼起彼伏,它更是害怕得乱窜,我喊都喊不住。杉儿施展轻功追了上去。

“快停轿!”

没等轿子停稳,我跳了出来也要追上去,却被轿夫拦住。“少夫人!您不能离开啊!奴才们没办法向主子们交待啊!”

“老夫人要是问起,你们就说我想沿街逛逛,我找到小不点后自会去广元殿与他们会合,不会连累你们的。”

“这……”轿夫们面面相觑,神情为难。

见此,我心一急,指着轿子旁边的酒楼,道:“你们要是不放心就一人在这看轿,其他人跟着我。云儿!我们走!”说完,我就越过他们追了上去。见状,他们也没辙,他们中的三个赶紧跟了上来。

“小不点……”

“小不点……”

我们在人群中边找边唤小不点的名字,然而两刻钟过去了,不仅找不到小不点,连杉儿也不见踪影了。杉儿我倒不担心,他会武功又认得路。但小不点怎么办?外面的环境是那么的陌生,我可以想象得到小家伙是多么的惊恐害怕!

“少夫人!那边是贫民窟!”

我正想往另一条街走,一个轿夫忙叫住我。贫民窟?皎洁的月光下,一条坑坑洼洼的路展现在我眼前,路头是一颗很大的树,路的两旁是望不尽的稻草棚,棚外有一些破锅烂铜、小矮凳,一群衣衫破旧的人或忙着,或闲着,一旁有小孩嬉戏、哭闹。轿夫的声音引起了他们注意,看我们的目光含着戒备,让我觉得我们是不受欢迎的闯入者。贫穷的人我也见过,在叔叔单位还没分房,还住四合院的时候,我们有一户邻居祖孙俩就是靠捡些回收废品去卖来生活。穿的衣服不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就是我们的旧衣服。但这么多的穷人,我只在电视上看过,他们在国际上通常有个叫法——难民!

我并非无知,当然知道繁华的背后有着黑暗的角落,但当这赤Luo裸的贫困呈现眼前,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我的心情,那就是震惊!震惊过后只觉得心空空的,道不清的滋味。在他们的注视下,我缓缓走了过去。

“小姐!”

“少夫人!”

我站定在一个坐着抱着几个月大的小孩的妇人面前,她有点紧张甚至慌乱。我绽放笑容,因为我相信微笑是沟通的先锋,“大姐,我在找一只小动物。他大概有这么大,”我比一下小不点的高度,又比它尾巴长度,“尾巴有这么长……您见过吗?”

她身旁的草棚里走出一个男人,见我们五个人围着她,焦急带着愤怒地走过来,“你们干什么!”

见他气势冲冲,轿夫们忙挡住他,其他原本旁观的人见状,围了上来,把我们困在了中间。看他们凶悍地眼神,说实话,我满怕会被群殴的。怕痛是一个原因,最重要的是,难得出来,却遍体鳞伤的回去的话,我这辈子都没指望出麦家大门了!

云儿紧张地护在我面前,口吃道:“你们要作……作什么?要是……要是敢伤……伤了我家小……小姐,城主——”

我扯了一下她的衣服,示意她别说了,对着他们勉强笑道:“嘿……别紧张啊……我只是问一下话而已……”说完,我转头对先前的妇人‘眉目传情’:大姐!您说句话啊……帮解释解释……

听了我的话,那个男人对妇人问道:“是这样吗?”

像是怕惊吓到怀里的小孩,她轻应了一声,“嗯!”

那声‘嗯’让我悬着的心放了一半,等他们松了包围圈,才整个放松下来。我对那男人重复了先前的问话。他摇摇头,道:“我们这没你要的东西!”

是这样吗?心中的失望又增添了一分。唉……再去别处找找吧!

“我见过哦!”

“小诚子!别瞎说!”

闻言,我喜出望外地回头,两步处,一群七八岁的小男孩正看着我。呃?哪个是小城子?我细瞧了一下,其中一个正嘟着嘴看着那个男人。我走到小男孩面前,弯身道:“你在哪见过啊?”

他看了看男人,不说话。我笑道:“你叫小城子?是哪个城啊?”

他还是不吭声,我又道:“我猜一定是县城的城,对吧?”

他张口欲言又止,看来不是,“那,一定是成功的成了!这回准没错!”我故作得意地看着他。

“不对!是诚实的诚!我爹说,穷不要紧,但要做人老实、做事踏实,所以是诚实的诚啦!”他受不住激嚷了出来。

“喔……原来是诚实的诚啊……”我拖长音,回头瞥了那个男人一眼。

他恼怒地喝道:“小诚子!回来!”

“爹……”

看他那架势,不是要打小孩吧?小诚子低头经过我身边,我拉住他的手,他抬头看我,想挣脱,却被我紧紧握着走到男人面前。

我放开小诚子的手,向男人施礼,诚恳地道:“大哥!教小孩,言传重要,身教也同样重要。我只是要寻一只对我很重要的小动物而已,让小诚子说出来,并不会对你们的生活有所影响,又何必制止他助人为乐的热心呢?”太没道理了!我只是找只小松鼠而已,又不是找怪物!见过就见过,告知我一声,跑哪去就得了,用得着隐隐藏藏神神秘秘的吗?

见我态度好,他也不好意思绷着脸。他叹道:“唉……姑娘,我们不讲,也有我们的顾虑。其实也不仅我们一家,几乎这里的人都看见了!”他顿了一会,又道:“我现在想起来都害怕!”

这么夸张?我吃了一惊,想不出小不点有什么好让人害怕的。难道是,一只松鼠引发的血案?NO!NO!NO!都什么时候了,我还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焦急地道:“大哥!您就说吧!它对我真的很重要!”

“好吧!”他猛的点头,下了决心,“大约两个钟前,一个穿着青衣的少年追着一只……”他似乎一时想不到怎么说小不点,我刚想补充,他又开口了,“一只小动物跑到了那边的屋顶。”他指了指不远处的民宅,“眼看就要抓着了,一个穿红衣的女人冒了出来。她一手捉住它,”他比了一下小不点,“一手打向少年,两个人就打了起来。没多久,少年被她一掌打中,”讲到这,他眉头一皱,我的心一紧,“喷出了很多血……然后倒在屋顶上,发出重重的声音。那女人好像发现了我们在看,她转头看了过来,我们吓得躲进了棚里。我们再出来时,他们就不见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