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公主要抱金大腿
公主要抱金大腿

公主要抱金大腿 蒋汐 著

连载中 楚曦祖宗

更新时间:2021-07-07 10:03:32  人气:
《公主要抱金大腿》作者:蒋汐,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楚曦祖宗,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本文别名《论抱金大腿的花式方法》讲的是位天宠地娇的白切黑小公举一路抱着默默伸来的金大腿,最终与最粗最值钱的那个,一起看尽繁华浮世的故事。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街某车厢里。狼狈的小祖宗见到那少年,确认过眼神,那就是她想抱的金大腿,但奈何少年眼里没有她。但后来,少年默默地且不动声色地将大腿挪到小祖宗面前,所有人都瞧得清楚,唯她笨笨傻傻不自知。她以命入盘,谋划天下棋局,只愿求得盛世安宁。他算尽所有,助她护她,唯愿心中之人能笑靥如花,一如当年初见。江湖,朝局,天下风起云涌也敌不过小祖宗她一抱腿一撒娇,某大腿挥袖间便将一切渣渣鬼魅灰飞烟灭。文艺版简介:初见,他心若磐石,目下无尘。再见,他被拉入万丈红尘,成了某小白花的“靠山石”。双强结合,坑品保证。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看着在她面前柔和了棱角,满目慈爱的南楚帝王,楚曦第一次对自己的决定有了踌躇。

她,不舍。

舍不得将她如珠似宝般捧在手心的阿翁……

但诸事已备,箭已上弦,她已无法回头。

“就,就在回宫的路上遇到了一行人,牛车,玄铁浮雕铃。”

小姑娘垂下双眸,支吾着,她终是说出了口,心间反而是一松。

话音刚落,楚曦便见她的阿翁神情一变陷入了沉思,容色严肃,如此,便又是人人敬畏的南楚帝王了。

半晌,她才听得他缓慢问道:“可是南阳先生?”

阿翁的话语很慢,缓慢得跟一字一字吐出似的。

“嗯,他还给了阿貊一封信,说是要给阿翁。”

楚曦小心地观察着她阿翁面上的神情,将从怀中掏出的信交给了他。

她阿翁这表情,有些奇怪啊……

好吧,不归顺于任何国家,却名满天下引得各国敬重忌惮,如此之人,却突然给了她家阿翁一封信……

这本来就很不正常,而之后更不正常。

但是,那有如何呢?

——————

楚曦坐在白衣美少年的身边,一眼不眨地盯着他俊美的脸,神情虽是天真无邪,可她心中却是得逞地跳着舞。

她瞅着李宸,悄咪咪地伸出爪子……

然后一把将李宸的胳膊圈入怀中,而后怕被推开似的又用脸颊蹭了蹭。

半晌,抬头,嗯,没反应。

嘻嘻,小姑娘扬扬眉,挑衅地看了眼对正对她龇牙咧嘴的小二。

昨日寒夜微凉,但楚曦窝在明帝温暖且充满安全感的怀中,觉得世间万事,只要有她的阿翁在,那她便无所畏惧。

阿翁抱着她,一下一下带有节奏地轻拍着她的背脊,一如过往无数个哄她入睡的夜晚。

她听见阿翁带着慈爱的声音问:“孤的小阿貊可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不用担心你阿翁和你阿爹,想便是想,你只需遵从本心回答阿翁便可。”

明帝轻柔地抱着小姑娘,恍若至宝,又回想着南阳子的那封信,眼底暗流翻涌,暗暗沉沉。

那信仅有一行字,却牢牢地抓住了他的命门,让他不得不放人——

路有迷雾,或生或死。

“……想。”恍惚中她听见自己的回答。

她是舍不得阿翁,舍不得阿爹,舍不得兄长,舍不得城南的桂花糕、客满楼的佳肴,嗯,咳咳……

但是她知道,人生于世都有自己需要背负的责任与担当,而从她的责任出生的那一刻开始,便已经压在了她的身上。

只不过疼爱她的亲人只盼她无忧长大,故而一直默默地护她不让她知晓,佑她不为诸事纷扰罢了。

楚曦清楚地感到拥着她的双臂紧了紧,她听见她阿翁显了苍老的声音。

“好,你阿爹那不用担心,你长大了,出门在外须当心……”

这一刻,老人不再是人人敬畏的南楚帝王,他只是担忧小姑娘远行的老翁。

楚曦努力忍下聚集在眼眶的东西,她静静地听着,要送孙女远行的老翁细细的叮嘱。

方才,才凝聚起的些许睡意瞬时消散,楚曦知觉心似被浸在醋坛中般的心酸。

“你一人在外定要事事当心,实在不行便拿了玉牌去找各方官员,自有人会接你回来。”

“若有人胆敢欺负了你,尽管打回去,若打不过,不过可万别逞强,记得你还有阿翁,记住你的阿翁是南楚的帝王,而你是南楚最高贵的小公主……”

“还有每日别吃太多,当心撑着喊疼。”

……

就这样,她的阿翁,南楚明帝拥着她絮絮叨叨地念了整整一晚。

她并不知道阿翁是如何说服她阿爹的,楚曦只知道阿爹被深夜传召来后,他们在殿里谈了很久很久。

出来后她的阿爹什么也没说,只是紧紧抱了抱她,沉默不语地往她的荷包里塞了好些张纸后又匆匆离去。

隔天早上,她便暗中匆匆告别了她所珍爱的亲人,同时暗中筹备之事也在她的示意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李宸睁开眼低头看着正抱着他的手,不一会儿便安然入睡的小姑娘,凝视着她眼下的乌青,半晌,复又合眼假寐。

冥冥中似乎有道声音告诉他,他的生活,十年平静无波无澜的生活,终将因这个小丫头而发生改变。

古朴庄严的牛车依旧慢慢前行着,慢慢地驶向未知的将来。

明历五十九年十月初一,公主朝阳突然患疾,一夜间不省人事,帝大怒,上下皆惊。

三日后,小公主在南楚上下的牵挂下终是悠悠转醒。

然,太医院医正却言,公主所患非病而是毒。

天子一怒浮尸千万,一时之间帝都内人人自危,鲜红的血液染红了午门的阶梯,在一具具尸体自大理寺运往乱葬岗后,终是找到了下毒之人。

原是朝阳阁内一个受贬的婢子,因在几日前冲撞了朝阳公主而被贬至冷宫,婢子对被贬之事怀恨于心,便偷偷于小公主日常食用的茶水中投了毒。

然而当真如此简单么?可天家之事又怎是常人所能想象的。

只知道,自那之后,明帝派亲兵日夜驻守朝阳阁,若铁桶一般,任何人出入皆须请示于帝。

据传,便是皇后与太后也被拦下,太后在与守将对峙许久之后,最后以太后拂袖离去下不了了之而告终。

也是从那之后,小公主便一改往日性情开始深居简出,旁人轻易无法见到。

而与南楚帝都相距千里的一条山间小道上,一辆牛车依旧缓慢地前行着……

“诶,你说那南楚公主当真有这么神吗?”

车厢中,小二又开始了他每天一话题。

她的二师兄似乎对南楚公主很感兴趣啊,楚曦的大眼睛咕噜咕噜地转着,满目天真乖巧。

她三日前拜了南阳先生为师,唔,南阳先生便是此时端坐于车厢中,白发长髯的老者。

他很厉害,世人无一不尊称其一声“先生。”

而那个看起来特傻和她宫里的大黄一个模样的是她的二师兄,小二。

有时她也不免会产生其实小二与大黄是兄弟的错觉,再不然就是客栈茶楼里肩上挂了跟白抹布的跑堂活计……

而她身旁的白衣美人,便是她的大师兄姓李名宸,一听就知道是个极厉害且深不可测的。

三日来,她日日呆在他的身边,他虽依旧对她无感,但是她知道,已有改变。

至少,他已看见了她的存在,不是么?初见,他虽未曾将她推离,但她知道那只是因为不曾在意。

那时的她对他来说,或许只是宛若游尘般的存在罢了,不知为何,她极想进到他的心里,无关筹谋。

走进这个似与世相隔,淡情薄爱,如雪山一般清冽的少年的心里。

而车外驾驶的黄牛的中年男人,无涯,是她师傅在半路上救的一个人。

自被救后他便追随她师傅左右,师傅给了他新的名字,但是奇怪的是,师傅并未收其为徒。

现下,她们正在回尧山书院的路上。

据说,还须七天方能到达目的地。

尧山书院是北陆的第一书院,北陆的各大世家皆以能入尧山书院为荣。

凡是能入书院学习的,结业后无不是在各国担以要职,被上位者得以重用之人。

而南阳先生,她师傅,则是书院的创始人。

自她告别亲人离开帝都后,为在外出行方便,她便对外宣称自己是普通商贾之女。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