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与君共武
重生之与君共武

重生之与君共武 笑语轻轻 著

连载中 忆影李

更新时间:2021-07-06 08:31:22  人气:
《重生之与君共武》是笑语轻轻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重生之与君共武》精彩章节节选:?你们竟敢算计我,还真以为姐是泥捏的,都不怕死尽管来吧!姐给你杀出一条血路来。“什么?你不怕,你以为你是谁,那个人人喊打的二爷吗?呵,别笑死人了”二爷扶了扶身上的粗布长衫,轻蔑地看了眼,冷声道:“我谁都怕,就是不怕你,因为你是我……养的利刃……”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夏叶看妹妹就要被拉去挨打,心下一急,在那吼道:

“都给我住手,今天谁也不能打离儿,要打就打我”

夏离本还寻思打就打吧!也就是一时的皮肉苦,等她灵魂和身子融合这点小伤根本不算什么。

不过此时被哥哥阻拦,心下震惊,以前从没有人挡在她前面替她挨打,现在竟真的有这么个人要为她出头为她挨打了,心下有些复杂。

夏叶再行跪下给夏老太磕了个头道:

“祖母既然要打就打我吧!父亲不在家,母亲又刚刚去世,没教好妹妹是我的错,祖母要就打我好了,要受罚也该是我才对”

李红莲一听这话在那也劝阻道:

“母亲,离儿这孩子以前不是这个样子,定是受了母亲去世的影响,既然你非打不可,那就打叶儿吧!他是哥哥理当替妹妹受过”

夏老太一哼,在那道:

“那好,既然是你非要自罚不可,那就不能怨老婆子我了,来人,把叶少爷拉下去,给我打,什么时候我的气消了什么时候再停”

夏离还在愣神,看下人要过去拉她哥哥她才反应过来,她不怕这几棍子,并不代表哥哥不怕,他可是个没有功服护身的,打多了不废也得残。

赶忙拦住下人,对着夏老太太道:

“既然祖母不喜欢我,那就打我出气吧!不用连累哥哥,我……”

“你给我住嘴,这里那有你说话的份,这一切都是哥哥的错,理当受罚”夏叶赶忙过来狠拉她的衣服袖子叫她住嘴。

“哥哥……”

夏老太太在那眼神阴郁地道:

“离丫头,我今天要不是看你母亲刚没的份上,你以为我会饶了你,再闹下去你也一起罚”

“你……”夏离急了“你个不分清红皂白的老……”她后面的话夏叶没敢让她说出来,赶忙命令自己的小厮清水把她的嘴堵了。

夏离死劲挣扎,想喊想挣脱,但一用力大脑就一阵眩晕,直迷迷糊糊看着哥哥被人按在长凳上,两边的家丁举起粗如手臂的棍子向着夏叶的屁股后面打下去,她用力往前挣想去营救,终敌不过体力不支晕倒了。

……

待夏离醒来,已是晚上。

“初寒,初寒”她身边现在只有这一个小丫头是能用的。

“来了小姐”初寒面色不好从外面进来。

“我哥怎么样了,快扶我过去看看”夏离挣扎起身。

初寒却站那没动,好一会才道:“小姐你还是别去了,我怕……”

“别费话,快点扶我去”夏离目露凶光,身上的杀气若隐若现。

初寒吓得一抖,自打她伺候小姐以来,就从没见过这么凶的小姐。

听话的挪步过去没再敢再说什么。

夏离也是一时心情着急才变成这样,感觉自己有点过,道了声“抱歉”

初寒吓得摇了摇头什么话也没说,直接扶着小姐去了少爷那里。

主仆二人到了夏叶所住的前屋正房,刚进院门就见小厮清水在外面的台阶上坐着抹眼睛,看到二人进来赶忙起身,眼睛红肿跑过来“小姐,您来了”

夏离看到眼前人这样心里咯噔一声,哥哥被打是她害的,她要不去找闲池就不会出今天的事情,一切都怪她什么也不懂,以前她只懂杀人,不懂谋算,现在重生一回竟不懂和人相处了,真是可悲、可叹、可恨。

她什么话也没说直接进屋往里闯。

“哎、小姐,小姐,你不能进去啊!少爷他……”

清水吓得拦在前面不敢让她进屋,因为他家少爷后面被打的血肉模糊衣不着体,连被子也不敢盖了。

“让开,我要进去看看”

夏离不看一眼哥哥是不会放心的。

“小姐,不是小的不让进,是少爷他……没穿衣服”

“没关系,我是他妹妹,看一眼有什么关系”

“不行啊小姐,少爷醒来会怪我的”

夏离真想一巴掌把这小厮拍走,但也怕哥哥醒来怪罪,想了下道:“那你进去找件衣服把哥哥的身体着起来吧!”

“是”

待清水弄完才请两人进去。

此时夏叶还没醒,他早被打的晕过去了,本就是一白皮书生,怎么受得了这么重的板子,要不是李红莲怕老爷知道怪罪,叫夏老太太停了手,想这位老太太还命人打呢!在夏离那惹的气不撒出来,她怎么受得了。

夏离刚刚进屋就见到趴到床上衣衫被血染红的哥哥,她的心一抖,小心地走到床前叫了声“哥?”

夏叶没动也没出声,要不是能听到他的气息还在,夏离真怀疑这人还活着吗?

“找大夫看了吗?”

“找了,是常来府里的陈太医”

清水句实回道。

“来了怎么说?”

“说……说少爷虽没伤着骨头,但却有损了筋脉,而且这外面的皮肉都打烂了,没几个月根本长不好”

“那怎么办,他说要怎么办了吗?”

“陈太医说这种伤没什么好办法,只能擦上好的金疮药”

“擦了吗?”

“小姐没来之前奴才就已经给少爷擦过了,所以才没敢盖被子”

“那这人怎么还不醒?”

“陈太医说少爷醒不来比醒来好,这样能少些疼”

“好,我知道了,你们都下去,我想陪哥哥单独呆会”

初寒和清水无声退去,屋时只剩她和床上昏迷不醒的哥哥。

夏离就知道这个夏家是没有人对二房好的,她们都巴不得二房的人都不好甚至死掉吧!

从那个老太婆的态度上就能知道。

心下一股股悲伤从内里透出来,看着哥哥的身影她想起了躺在灵堂的母亲,心里的伤心无限放大,终变成大滴大滴的泪珠从眼里流出来。

她又哭了,而且越哭越想哭,像想把这么多年没哭出来的眼泪统统都哭出来一样。

母亲死了,现在又害得哥哥这样,这一切好像都是她的错。

“母亲、离儿”床上的哥哥竟说起了梦话。

“哥哥离儿在这,离儿在这”

夏叶正梦到母亲和妹妹离自己而去,嘴里这才不自觉的叫了两声。

夏离他眉头紧锁,不自觉地用手推了推他的身子,又探了探她的额头,竟有些烫。赶忙大声唤“清水,清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