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谁家玉笛听落梅
谁家玉笛听落梅

谁家玉笛听落梅 蔷薇露露 著

连载中 梅岭梅

更新时间:2021-07-06 08:50:50  人气:
经典小说《谁家玉笛听落梅》由蔷薇露露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梅岭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九重天茫茫,玉笛暗飞声。雪影重重处,落梅似有无。前世,她与他分隔于一场洪荒之劫,一个殒灭天际,一个被困禁地。这一世,同样只拥有两魂六魄的他们,因一场娃娃亲缘定今生。除妖降魔历天劫,他们是八荒四海中最受人崇敬的上位者;赤炎流冰魂散去,他们是三界六道最令人痛惜的有情人。他说:上天入地,成仙坠魔,我只想跟在你身边。她说:前世今生,三道六界,我只庆幸你还爱我。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白雪之巅,零散坐落着几间茅草屋,其中一间颇具规模的草屋前摆放着一张石桌,一个身形娇小的绿色身影端坐于石桌前。

“迟迟!”远处粉色身影渐渐跑近,气息有些急促。“迟迟,你怎么还在这儿?化羽先生知晓你今日逃课,让我来找你呢!”

“灵蕊,师傅们是要抓我回去挨罚吗?”绿衣姑娘并不回头,也不为即将到来的惩罚感到着急。

“恐怕免不了一顿罚。”灵蕊走近,渐渐平缓气息,声音带着疑惑。“迟迟,你不去上课,在这儿摆弄什么?”又见石桌上摆放着一棋局。“你自己跟自己下棋?”

“我昨夜在一本书上看见这残局,觉着十分有趣,所以想研究研究。”名唤“迟迟”的姑娘并不抬头,看起来沉迷于棋局。

“研究棋局就研究棋局呗,也不用逃课呀!亏你还是天帝御封的梅妆上神,都没有一点上神的样子。难怪师傅们看见你就头疼。”

“论上课当然没有这棋局有趣啦!化羽师傅教的都是陈年论调,我听表哥表姐提起过,自化羽师傅教学始,年年不改,甚是无聊。你明白我的!留得住我的人,留不住我的心!”说话间,梅妆小上仙抬起头,冲着灵蕊嫣然一笑。

这一笑,可煞是吓人!灵蕊差点被惊掉了下巴!

“迟迟!”灵蕊捂着狂跳的心口,“你下棋就下棋,为什么要变成梅岭上神的样子啊?可把我吓死了!尤其是你看你这身形,再顶着这一张严肃的脸,怎么看怎么不舒服!你快快变回来。”

“不好看吗?”梅妆站起身,摸了摸自己下巴的山羊胡子,一脸坏笑,“我觉得我爷爷挺好看的呀!”

“太违和了,哪有女儿身长着这样一张脸啊?”灵蕊猛摇头。

“梅氏一族擅化形惑心,我这不过是日常修炼,不需要这么大惊小怪。”梅妆摇摇头,并不理会灵蕊的不欣赏。

“你不是在研究棋局吗?怎么又开始修炼法术了?”

“我这不是研究不出来破解之法吗?就想着如果是爷爷面对这棋局会如何破解,于是就变成爷爷的样子咯。”梅妆坐下又把心思放在棋局中,眉头深锁。“你先回去吧,等我把这残局给破了,我自会回去的。”

“迟迟,你还是乖乖跟我走吧,我刚刚没跟你说清楚,梅岭上神今天纡尊降贵,亲自巡查云岐山大小各处。巡查至学堂时发现你不在,这才发散众人出来找你,我看上神他脸色不是很好看,说不定发生了什么大事。”

“哦?我爷爷去了学堂?”梅妆起身,有些疑惑,“他不是说要闭关一万年不出来的吗?这般心血来潮,恐怕真是有事发生。走,我们回去看看。”

“赶紧赶紧!”灵蕊一听梅妆愿意跟她回去,顿时松了一口气,抓着她的袖子就往学堂赶。一路走还不忘念叨她:“我可跟你说,回去之后该认错就认错,可别顶嘴,让师傅下不来台。还有,你这脸也给我变回去啊。”

“知道了知道了。”梅妆敷衍地应和着。

一路莺飞草长,蜂鸣莺啼,热闹,好看……

回到族里学堂,围在堂屋门口的人早已散去,灵蕊拉着梅妆战战兢兢地进了屋,只见梅岭上神端坐在正位,化羽仙君立在一旁,二人表情严肃地讨论着什么。听见声响,不约而同地朝梅妆看了过来。

梅岭上神脸色不变,重重地喝了一声,“跪下!”

“扑通”一声!把梅妆吓了一跳,只见灵蕊自动自发地将膝盖献上!梅岭上神一怔,回过神来指了指灵蕊,“你起来,先出去。”

灵蕊大获赦免,松了口气,脸色也没有那么苍白,立马起身,三步并两步地退了出去,临走还不忘悄悄对梅妆打手势,替她壮胆鼓气!

等灵蕊退下,梅岭上神才正眼看向梅妆。

“孙女错了,求爷爷责罚。”梅妆慢腾腾跪下,她惯会犯错,也惯会承认错误。

“你可知你犯了什么错?”梅岭上神深知梅妆脾性,常是知错不改,反复犯之。

“孙女不知。”

“你不知道你犯了何错,你认什么错啊?”横眼过去,只见梅妆一脸诚恳,倒让他说不出狠话来。

“灵蕊说爷爷喊孙女来,是为了惩罚孙女。既然是惩罚,那必然是孙女犯了错。诚然孙女愚钝,并不知道自己犯了何事,但爷爷既是长辈,又是上神,孙女即使没错,也该听从您的教诲。”梅妆挺立着身姿跪着,言语间早已没有了一开始的胆怯,毕竟已经跟自己的爷爷和各位师长斗智斗勇了几万年,秉承一贯宗旨“承认错误,死不悔改”。

“这么说,你认为自己并没有犯错,而我若是罚了你,便是自持尊上身份,不讲道理?”梅岭眉头一挑,差点被气笑。

“孙女不敢这么想。”

梅妆摇头,一副“你说什么都对”的表情。看得化羽在旁边干着急,却又无计可施,毕竟他也是经常在梅妆手里吃苦头,却又无可奈何。多少次拿着师长身份规劝梅妆,她点头答应,转身便忘。若是设下惩罚,又下不去这个手,毕竟梅妆身份摆在那儿。

“混账!”梅岭怒骂,恨铁不成钢。“你乃天帝钦封上神,又是未来天孙妃,身份尊贵,却整天干着这逗猫遛狗的破事,不学无术,不求上进,你对得起你这身份吗?”

“爷爷您说得不对。这上神之位不是我求来的,这未来天孙妃我也不乐意当。这是您与老天君强加在我身上的,我做什么说什么为什么要对得起这身份?”梅妆不乐意地站起了身,整了整衣裙,振振有词。“再说了,就是我自己认了这两重身份,当着众人面逗猫遛狗那又如何?不是您每每教导于我,说我是这天底下顶顶尊贵的人儿,凭心做事便好,不需要看任何人脸色的吗?孙女也是如何开心如何来,如今怎么又来说我不学无术不求上进了呢?”

“你……你还有理了?”

梅岭被反驳得哑口无言,这些话当然是他说的,毕竟万万年才得这么一个孙女,连小名都取得一个“迟”字,怨怪上天赐宝赐得太迟。遑论是他,就是那老天君也将这丫头放在心尖上疼惜着。那自然是顶顶尊贵的人儿,不需要看任何人脸色,可是如今……如今梅妆于仙术道法上毫无建树,这三界中流言纷飞,都说她配不上天族皇孙,各路神仙急不可耐地要往那冼池宫塞人。这不是给梅妆以后添堵吗?所以梅氏一族的长老们合计来合计去,想出了一个法子。既然族里的师长们掌控不住梅妆,那就把梅妆送去别的书院上学。

“行!我这次叫你回来不是让你来跟我多嘴的。”梅岭甩袖,双手背在身后,踱步到桌边坐下。“族中长老已经决议了,要送你上归炎山拜师。”

“归炎山?”梅妆惊得下巴都要掉了,毫无美人姿色。“你是要送我入虎口啊!谁人不知灵霄上神收徒严厉,我是自信我资质尚可入他老人家法眼,但是他的教学方法不适合我啊,古板呆滞。您这样简直就是在扼杀我的灵气。而且灵霄上神的师弟法武尊者还跟我爹爹有龃龉,保不齐会给我下绊子呢。我不去不去!”

“不去不行。拜师礼已经着人送去了灵霄殿,灵霄上神看我面子已经同意收你为徒,你现在就回去收拾东西,明日我让你爹送你去。”

“爷爷!”梅妆哭丧脸,“孙女就真的这么不着你待见吗?罚我抄书,罚我禁闭都行,您真的忍心送我去归炎山受苦啊?”

“忍心,百万分忍心。”梅岭一看她表情,甚觉得意。“你啊,好好收收心,学习好仙法,将来出师,好回族传授给族中的小辈,这样也不枉族里人这么维护你,更不负你这上神名头。”

梅岭轻抚着梅妆的发顶,见她只是愁眉苦脸并不反抗,知晓她心中另有计量,有些不放心。想了想,又开口道:“迟迟,爷爷年纪大了,也不求你在这个年纪能有什么作为,这上神之位确实不是你自己求来的,但是你一出生便自带上神之体,这是上天赐予,是你的福气。说起天孙妃,这也是你的姻缘,不然我们家出生了那么多孩子怎么都是小子偏你是个女娃娃?再说了,元泽天孙虽然出生体弱,外界人并不看好,可是千万年来这小子勤学苦练,修为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他这么努力为的是什么?为的是堵住悠悠众口,为的是担得起这天孙之位。在什么位置就要做什么位置的事,这是责任。”

梅岭难得这么语重心长,梅妆自知自己的错处,也不好再反驳,只能先应承下来。归炎山是要去的,灵霄仙人是要拜的,艰难困苦也是要来的。唉,走一步算一步吧!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