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天爵圣帝
天爵圣帝

天爵圣帝 懒山人 著

连载中 白沙黄菊

更新时间:2021-09-10 18:22:14  人气:
《天爵圣帝》是懒山人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天爵圣帝》精彩章节节选:“天命师”,秦元大陆最为高贵、最为强大的职业,堪称人族的守护者。无疑废物的十四岁少年千洛,立志要成为一名“天命师”。而在他进入“天命殿”,牵引下的本命星,却居然是……让我们跟随着这位旷世奇才,开启一段逆天之旅吧。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斗母星’显,又是在你所辖白沙亭城中,对你来说也未必不是一个机遇,却是要按金圣王所言,好生在意,务必要继续细致侦查。”朱章郑重道,“要知道自你上任以来,白沙亭城天命荒殿所上缴贡税,大为不足,对此上级天命殿可是不满已久。如果此事能办好,上面自然无话可说,反而有功,否则,即使我也难保你多久。”

“请殿主放心。”吕不韦额头又有汗水渗出,连忙道。吕不韦之所以能够担任白沙亭城天命荒殿殿主,就是朱章大力擢用所致,而今听闻此言,似乎屁股下座椅不稳,不由一阵心惊肉跳。

“殿主,属下虽知这‘斗母星’来历神秘,强大莫测,真正跟脚却并不清楚。而今连金圣王都惊动了,显然这‘斗母星’之神秘强大犹要超出属下所想,不知这‘斗母星’到底有何玄异之处,莫非还真强过‘帝辰星’不成?”吕不韦忍不住开口问道。

“嘿嘿,你可真没有说错,这‘斗母星’还真就强过了‘帝辰星’。你也知道,碧穹中万千星辰,以坐镇正中的“帝辰星”为尊,其余星辰都是“帝辰星”臣僚下属,然而,唯独这“斗母星”是例外,它,却是“帝辰星”之母。”朱章沉声哼道。

“斗母、斗母,原来这个‘母’字是这么来的。”吕不韦倒抽了口凉气,恍然道,“即使‘斗母星’乃‘帝辰星’之母,我们天命师一向牵引‘帝辰星’进行修炼,与之关系不大,不至于如此紧张吧?”

“你知道什么?之所以我们牵引‘帝辰星’进行修炼,那是因为‘斗母星’大多时候都是处于半隐状态,根本懒得理会我们,也就是说不是我们不想牵引,而是牵引不到。但一旦能够牵引到它进行修炼,嘿嘿,那可就不得了了。我只告诉你一点,你就明白了。寻常‘天命师’牵引‘帝辰星’进行修炼,能够点化甲士成为自己的‘武元师’,而‘武元师’则又能够牵引周天星辰进行修炼。但能够牵引‘斗母星’进行修炼的‘天命师’,你可知道能够点化什么人成为自己的‘武元师’?”朱章冷笑道。

吕不韦脸色一变,心头狂跳,就感觉喉咙有些发干,喃喃道:“莫非、莫非……”

“不错,就是能够点化‘天命师’,做为自己的‘武元师’。”朱章阴沉沉道,“‘天命师’已经足够强大,不但本身修为强悍,能够以符文牵引星力进行战斗,更能够点化甲士成为‘武元师’,因此任何一名‘天命师’,那怕是最低阶的‘民爵天命师’,加上他的‘武元师’,都等若是一个个独立团体,并非一个人在战斗,可谓实力强横。然而,牵引下‘斗母星’的‘天命师’再能够点化‘天命师’成为他的‘武元师’,那么他团体实力将要强横到何等地步,你可能想象?”

吕不韦激灵灵打了个寒噤,吃力咽了口唾沫,缩着脖子喃喃道:“如此、如此岂不是战力等于别人的好几倍?这、这不是变态吗?”

“变态?哼,这次你还真说对了。幸而‘斗母星’处于半隐,并不常显,能够牵引‘斗母星’的‘天命师’也不多,否则那里还有你我混的份儿,趁早回家抱孩子吧,这个江湖太危险了。”朱章难得幽默了一次,冷冷地道。

“那,殿主,能够牵引‘斗母星’的‘天命师’,肯定都是名动一时的大人物吧?不知都有那些强者,我可知晓?”吕不韦胖脸满是热切,很有几分八卦意味儿地问道。

“能够牵引‘斗母星’的‘天命师’,不多,这万年下来,也仅仅三名而已,而你也都认识,——就是我们天命圣殿的这三位祖师。”朱章回转身,眼神灼热,看着高高在上的“三祖”神像道。

吕不韦目瞪口呆。

熟睡的纤雪,忽然感觉眼前一片光亮,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却是在院子中睡了一夜,而晨曦初露,已然天光大亮。她小脸一红,想起要做早饭,忙爬起身,却看到娇躯上不知什么时候罩了一层薄被,而与她偎依睡了一夜的千洛已不知踪影。

“醒了?过会儿就可以吃饭了。”千洛声音自厨房内传出。

厨房内,千洛正将煮好的白粥舀进碗里,然后端到简陋的木饭桌上。

“你、你怎么能做这些事情?少爷以后可是要成为高贵的天命师的,怎么能做这等低贱之事,快放着我来。”纤雪一见千洛在煮饭,心头大急,慌忙起身向厨房走去,她却是忘记自己左肩胛骨的寒毒,动作过急,下一刻娇躯一僵,小脸上一丝痛楚生出。

“哈哈,谁说少爷就不能煮饭了?”千洛大咧咧走过来,就在纤雪一声惊叫声中,直接将她抱了起来,抱进厨房,放在凳子上,然后将一碗白粥一枚鸡蛋递到她手里,一边蹲着她身边笑吟吟看着她道,“以后啊,你手臂不方便,所有洗衣、做饭,都由我来。”

“少爷怎么能够天天做这等事。”纤雪嗔道,被千洛双眼定定看着,忽然间就感觉一阵莫名的心慌,又有一丝莫名的甜蜜,就想让他一直这么蹲在自己身边,看着自己下去一般。

“好不羞啊。”纤雪心头嘀咕了自己一句,旋即又想起正事,关切道,“感觉怎么样?今天有没有把握?”

“放心了,纤雪姐,如果还过不了,那岂不是辜负昨夜你遭受的那番罪?”千洛轻轻抚摸着纤雪犹自被寒毒封住的左肩胛,双眼一丝心疼浮现,知道纤雪终究难以放心,右手一捏,手中的铁制饭勺一下烂泥般折成了麻花。

纤雪双眼一亮,甜甜地安心笑了。

服侍纤雪吃完白粥,又固执地将锅灶碗筷洗刷干净,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千洛告辞纤雪,一脸兴奋地快步出门而去。

走在路上,他神魂略一感应,就感觉“大罗承星盘”所化的圆珠蛰伏在眉心Xue窍中一动不动,好像昨夜牵引下星光对它来说也是极大负担,有些消耗过度,正在恢复元气的样子。抬头,看向“天命荒殿”的方向,千洛双眼流露出无尽的踌躇自信之色。

“天命荒殿”门前广场,要离教习已经在等待了,身前一个石制假人身上,披挂了一层钢甲,而在一旁,则插着一杆大铁矛。

此时“天命荒殿”殿门大开,昨天通过入殿测试的少年、少女,已经进入殿内,等待进行“天命师”测试了。

“教习,早。”千洛走到要离跟前,一丝不苟施了一礼,恭谨地道。

“你来了,我昨天答应要再给你一次机会,试试吧。”要离看了千洛一眼道,旋即他双眼一丝讶异闪过,就发觉千洛原本颇显羸弱、甚至有几分佝偻的身躯,居然变得舒展而挺拔,饱满而虬劲,充满了力量感,而原本黑曜石般的双眼,此时更灼灼如神兵的锋刃般,散发出逼人的光芒,——一夜间,这个少年像是变了一个人,简直有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

要离暗暗点头:这小子,今天这一关恐怕真就过了。

千洛二话不说,上前拔出大铁矛,走到假人跟前,抬头看着天空密集若长河之沙般的星辰,——秦元大陆却是没有日、月,白昼帝辰星转亮,无尽光热散发,灼灼刺眼,代替了太阳;到了晚上,则光芒转暗,清辉流泻,替代了月亮,——眼神莫名光芒闪动,不扎马、不欠身,随手一矛,一声刺耳的破空爆响中,长矛直将假人身上钢甲一举洞穿。

要离脸上露出满意笑容,点头道:“通过了,——进殿去吧。”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