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妖灵天鉴
妖灵天鉴

妖灵天鉴 龙源啸 著

连载中 石开山柳鳯芝

更新时间:2021-09-10 18:22:09  人气:
《妖灵天鉴》是龙源啸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妖灵天鉴》精彩章节节选:乡村少年石开山,无视祖先遗训,鲁莽闯进禁地并错手解除封印,释出一百零八妖,令世界陷入被妖怪侵夺之危机。 石开山虽然愿意承担责任,但一介人类岂是妖怪对手,幸得熊猫仙人出手相助,与石开山一同踏上征途。妖怪却以百眼魔君为首,实力之雄厚甚至连神明也惧怕。为了达成目标,石开山唯有拜访妖怪天敌麒麟元帅、并请教拥有盖世智能的九尾妖狐,积极探求封印妖怪之法。 历尽艰险,石开山终于组成远征团队,前路却布满着更严峻的考验……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小五这个时候听到动静,偷偷从二楼看了一眼,发现是石开山与降大滔后,立刻回身告诉了曹富贵。 “来,降大哥先坐,我去泡杯茶,想来你们也是累了。”柳鳯芝指着客栈里头一张桌子说道。 “小飞,为客人沏壶茶,对了,将那罐雨前龙井拿出来……不行,那雨前龙井还得我亲自去泡才行。”说着,柳鳯芝对着降大滔微微一笑,便去了客栈后面。 石开山听后,内心微微一痛,暗叹道:“那罐雨前龙井可是鳯芝珍藏许久的宝贝,连我就只闻过它的味道,只不过是一个素未谋面之人,你却将这东西拿出来,鳯芝,你……” “石兄弟放心便是。”看到石开山脸色,降大滔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我是断不会与柳姑娘有什么瓜葛的。” 石开山看了一眼降大滔,心道:“这可不是你说不会有瓜葛就不会有瓜葛的,只要这里有你在,鳯芝就一定不会瞧我的……” “不行……”石开山忽然大声说道:“我哪里比你差了,你只不过是比我壮一些,比我长得好看一些而已,降大滔……” “额,怎么了?” “我今日便承认你是我的对手,你我公平一战,这一战,不为她,只为情。” “这……可是我没有时间瞎闹呀!” 降大滔确实没有时间,如今他的主要目的自然是收伏葫芦山中那些破开封印的妖怪,作为一个行侠仗义,以替天行道为己任的人,他自然不会任由老百姓遭殃。 “瞎闹?” “不错。”降大滔看着石开山道:“只不过两三个时辰,你便忘记了那妖怪的可怕吗?百眼魔君生性残暴,不仅吃人,更会噬妖,而你将那昭阳石碑从祭坛上拔出,使得百眼魔君破封而出,这个时候自当担负起拯救天下黎民的责任,怎么能够在意这些儿女情长?” 石开山听后,想起自己放出百眼魔君的情景,顿时羞愧难当。 “是我小气了,降大哥,对不住,只是你说我要担负起拯救天下黎民的责任,我一个平常人,要怎么做?” “这……你是解封人,也是有缘人,照理说在放出那百眼魔君的时候,身上应该会发生一些奇异的变化。”降大滔将石开山从头到尾盯了一遍,只看得石开山心里发毛。 “变化?” “不错,你仔细感觉一下,自己拔出那昭阳石碑的时候,感觉到了什么?” 石开山仔细想了想拔出石碑时,涌入自己脑海的那种冰冷绝望,可是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他不由挠了挠脖子。 降大滔眼睛一亮,一把将石开山上身衣服扯下,惊得石开山跳脚而起,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着降大滔。 “降大哥,你……你干什么?我告诉你,我已经有鳯芝了。” “我降大滔一生只为斩妖除魔,拯救黎民,我说过,我对这些儿女情长不感兴趣,你看……”降大滔不管石开山“幽怨”的眼神,只看着他上半身道。 石开山也看见降大滔眼神不对,低头一看,只见自己上半身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诡异的图案,自肩膀而起,仿佛一轮黑色太阳,长出无数根须攀爬至前胸,自前胸留下一个巴掌大铜镜一般的圆形空白,又从这圆形空白长出无数根须攀爬至另一肩膀,止于一轮黑色弯月。 降大滔看到的不止如此,除了黑色太阳以及弯月,他还在那圆形空白之中看到了无数光影闪烁,他刚一运转目力仔细看时,便感觉头晕目眩,仿佛无数世界变换。 眼见自己身上忽然出现了这样一个东西,且如此诡异,石开山只感觉头皮发麻。 “降大哥,这该不会是与那封印有关吧?” “应该是了。” “那降大哥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降大滔仔细看了看,摇了摇头。 “我这样子可要怎么见人?”石开山正说着,就听见客栈后面传来了脚步声,吓得立刻将衣服穿上。 “这雨前龙井我珍藏多时,加以葫芦山泉浸泡,算是极好的茶了。”柳鳯芝端着一个茶盘,缓缓走上来。 一闻那茶香,石开山便心神一晃,双眼随着味道直勾勾地盯着柳鳯芝茶盘中的那一个茶壶。 “果然是好茶,柳姑娘好手艺。”降大滔赞叹道。 “唉,这样说不免生分了些,公子如果不介意,便叫我鳯芝好了。” 降大滔一听,眼睛偷偷瞄向石开山,只见石开山眼观鼻,鼻观心,一副我不在乎的样子,于是开口道:“这……那好吧,有劳鳯芝姑娘了。” 殊不知,他在叫出“鳯芝”的时候,石开山心中哀嚎:“降大滔,你说过不在意这些儿女情长的,怎的现在叫我家鳯芝叫得这般亲密,你这个小人。” 降大滔当然不知道自己现在在石开山心中变成了一个小人,他只是觉得这样叫也算对柳鳯芝的一种尊敬,一根筋的他,可不知道这么多花花东西。 柳鳯芝在桌子上摆出三个茶杯,先给降大滔倒上茶水,石开山的眼睛一直在二人脸上移动,当看到柳鳯芝对降大滔那种温柔的眼神时,他便觉得这茶水实在难以入口。 “降大哥觉得这茶如何?”柳鳯芝见降大滔将茶细细喝了一口,问道。 “嗯,好茶,确实是好茶。” “怎么个好法?” 与平常大家闺秀不同,柳鳯芝除了习得琴棋书画,对茶之一道也喜爱非常,眼见这样一个俊秀威武的男子喜欢自己泡的茶,柳鳯芝心中自是欢喜。 “这个……好法,怎么个好法呢?”降大滔低头皱眉,看似在思考,实则他的眼睛一直瞟向石开山。 石开山自然看到了,可是他表面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心里却在发笑。 “哈哈,看你怎么说,鳯芝可是我的,你这小子跟我斗还差些。” “降大哥……”柳鳯芝再次问道。 眼见糊弄不过去,降大滔憨憨一笑,道:“并不是这茶好,而是鳯芝姑娘的手艺好。” “噗……” 石开山正将茶喝到嘴里,一听到这句话,猛然便将那口茶喷了出来,可是他的面前不是别人,正是柳鳯芝和降大滔,于是那些茶水一滴都不漏地喷在了二人脸上头上。 “石……开……山,你这是怎么回事?”柳鳯芝秀眉竖起,原本因为替爹娘打理客栈而压下许久的小姐脾气眼见就要上来,吓得石开山立刻缩了缩头。 “鳯芝,你听我说,我不是有意的,我……” 石开山正要向柳鳯芝解释的时候,只见柳鳯芝瞥了一眼降大滔,忽然一愣,脸色有些羞红,然后掏出手帕。 “实在对不住,降大哥,来我给你擦一擦。” 石开山这个时候,内心哀嚎,如同千万野马践踏。 “唔,还是我来吧,麻烦鳯芝姑娘了,还请鳯芝姑娘不要责怪开山兄弟。”说着,降大滔拿袖子将脸上的茶水一抹,看向石开山的眼神略带同情。 柳鳯芝拿着手帕的手僵在空中,缓缓道:“怎么会。” 石开山一见,立刻从柳鳯芝手中拿过手帕,然后帮柳鳯芝将脸上头上的水渍茶叶擦掉。 “鳯芝,实在对不住,我不是有意的。” 柳鳯芝的脸色变得好看了许多。 一杯茶下肚,降大滔忽然借口上茅房,柳鳯芝微微一笑,对他指了一下方向,临了似乎是不放心,便对石开山道:“开山,你便陪降大哥去一趟。” “他一个大男子,怎么要我陪着去?”石开山一听便不乐意了。 “哦?”凤芝不悦地皱起眉头。半晌,她淡然地问道:“难道你要我陪着降大哥去?” “怎么会?”石开山一听,心中立刻“咯噔”一下,然后满脸带笑的对降大滔道:“降大哥,这边请。” “石兄弟有劳了。”降大滔一脸憨笑,可是柳鳯芝却看得双目异彩涟涟。 石开山心道:“有劳你个大头鬼。” 将降大滔带到客栈后堂,穿过一个门后,便是一个小院儿,小院儿干净整洁,有好几间屋子,柳鳯芝平日便住在这里。 石开山指着小院儿角落里一个小房子说道:“那就是茅房了,自己去就行。”他对降大滔的语气有了变化,只不过降大滔听不出来罢了。 降大滔嘿嘿笑了一声,忽然发现小院儿另一个角落里有一个跟他比起来不遑多让的壮硕男子蒙头砍柴。 “那位是?” “哦,那是客栈的小二,平日里也做些砍柴打杂的活儿。” “这样啊!” 降大滔一笑,不再管他,便进入茅房,石开山一见这里没什么事儿,便出去找自家鳯芝道歉去了。 进了茅房后,降大滔随意看了看,可是并不着急如厕,而是从怀中掏出一张宽一寸长三寸的布帛,然后又掏出一支不过手指长短的细毛笔,放在嘴里沾了沾,写下“事有变,望速来”六字。 然后走出茅房,趁着小飞和那客栈小二不注意跃出院墙,口中吹哨招来一只白鸽,将这纸卷起放在一个小竹筒绑在白鸽腿上,再将白鸽往空中一抛,那白鸽便飞走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