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气道之主
气道之主

气道之主 蓝色浪花儿 著

连载中 杨钟杨府

更新时间:2021-08-19 10:08:23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气道之主》的小说,是作者蓝色浪花儿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在修炼气道的世界里,修士的气可搬山,可填海,可御虚,可求长生。修士为求道,三灾九难,纵死无悔,也为修行路上的资源争夺、劫掠。……杨钟就是这样一位被劫掠过的修士……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一刻钟后。

几道人影踏波而来,皆是一身青色道袍,脸上风尘仆仆,神色极为难看。

“可恶!师姐,咱们已经连追了半个月,要是让我抓住那个孽障,非将他扒皮抽筋不可!”一个青年喘着粗气,气急败坏道。

“龙行山这孽障这次不光将段长老苦心炼制的天元大丹盗走,还卷走了藏经阁内的道经,惹得门内震动!师尊因此挨了天刑长老训诫,颜面大失,遂命我等缉拿此人,没想到此人竟隐藏得如此之深,已然接近宗师,若非师尊赐下的炎阳真火,我等恐怕要铩羽而回了。”

为首一个女子面罩寒霜,目光在旷野中极力搜寻。

“师姐,快来看,这里有迹象!”突然,其中一个青年指着水面漂浮的鱼尸,尖叫起来。

“这噬人鱼还残留有气劲,而且血迹未脱,看来刚死没多久,龙行山那个孽障中了炎阳真火,绝对跑不远,咱们追!”女子伸手虚空一抓,一块鱼尸已经到了手上,女子鼻翼掀动,冷喝道。

几人迅速沿河追去。

不一会儿,一道青色身影出现在几人视野……正是那龙行山!

“孽障,这次看你往哪里逃!”见龙行山力竭,几人大喜过望,纷纷拔出腰间宝剑,厉喝着围杀过去。

“你们几个也不过如此,连宗门法器都动用了,追了我半个月才追到这里,十足的酒囊饭袋,也刚在这里大放厥词,真是贻笑大方!”

盘坐在地,龙行山目光冷冽,脸上带着不屑的笑意。

“死到临头还敢嘴硬!”青衣女子冷笑一声,“龙行山,我早就看出你不安好心,亏得师尊当初好心收留你,让你拜入门下,谁知你狼子野心,早知道就该力劝师尊将你击毙,哪儿会容你这孽障作祟!”

“好心?”龙行山嗤笑一声,“若非我以十年之寿献给六玄那个老匹夫,他肯这么好心收留我?我龙行山十五岁便成就战将,本有机会成就宗师,六玄那个老匹夫害我不浅!”

“大胆!竟敢直呼师尊名讳,出言不逊,待我搜出道经和天元大丹,再慢慢收拾你!”女子冷喝道,“师尊的炎阳真火已经烧穿了他的经脉,他现在根本提不上真气,给我搜!”

几个太一门弟子如饿虎擒羊,恶狠狠朝龙行山扑来。

“哈哈……”龙行山狂笑起来。

“你笑什么?”女子脚下一顿。

“我已经将丹药和经书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你们就算再派十倍人手也找不到的。”咳出一口黑血,龙行山大笑不止。

“哼!等找到丹药,我看你还能不能笑出来!”女子面色冷厉。

“还敢跑,找死!”刚才说话的青年阴笑着走了过来,狠狠一脚踩在龙行山断掌上,双手在龙行山身上摸索,脸色越来越难看。“师姐,没有!”

“说!把东西藏到哪儿了!”女子脸色剧变,快步上前,右手如毒蛇出洞,一道剑花刺入龙行山口中,将其牙齿搅得粉碎,防止其咬舌自尽。

“想知道?”龙行山嘲讽一笑,连牙带血剧烈咳嗽起来,脸上涌起一抹潮红。

“龙行山,你我平时虽有龃龉,但毕竟有师门之谊,奉劝你一句,你已经难逃一死,你要是不想受那生炼之苦,还是将东西交出来得好。”见事不谐,女子眼睛微眯,声音柔和下来。

“生炼!”闻言,几个青年浑身一颤。

龙行山同样神色一滞,手指轻颤,似在犹豫。

女子眼里闪过一道精光:“我等临走之时,师尊特地嘱咐,只要你交出丹书和天元大丹,念在师徒一场,就给你一个痛快。师尊也不想看到你受那生炼之苦,所以你不必怀疑我在故意诳你。”

女子声音越发轻柔,有种让人忍不住昏睡的感觉。

“你……”龙行山痛斥声还没出口,忽然表情一呆,像是陷入了昏睡状态。

“师姐的五欲魔音!”几个青年一怔,顿时大喜。

“说吧,东西在哪儿?”女子拍了拍手,冷冷看着陷入幻觉的龙行山,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这五欲魔音能在不知不觉中将人催眠,摆布起来如同傀儡。

“在……”

几人连忙凑了上前。

“想用五欲魔音蛊惑我,你们还嫩了点!”龙行山喷出一口鲜血,放声大笑,身体好似一个皮球迅速鼓了起来。

“不好!他要自爆!”

女子骇然变色。

嘭!

一声巨响,一股强大气浪以龙行山为中心炸裂开来!

女子实力最强,躲得最快,却依旧被炸得倒飞出去,受了轻微内伤,其余几人实力稍弱,断线风筝一样飞了出去,身上道袍被炸得千疮百孔。

“可恶!他怎么会自爆!”

只有突破至宗师境界,全身精气精纯如一,才能自爆。这龙行山并未突破宗师,却能自爆,幸好他身受重伤,元气大损,自爆的威力不大,饶是如此,几人依旧搞得十分狼狈。

“师姐,接下来怎么办?”看着满地的碎屑,几个青年明显六神无主。

“龙行山苦心孤诣偷出两样东西,决不可能就这么丢掉,这一路我们穷追不舍,逃走的路线也没有规律,他肯定是将东西给了某个路人!”

女子气得浑身发抖,双眼眯了起来:“这里是什么地方?”

“好像是雪月国乌岚城。”一个青年道。

“刚才我隐约闻到一股奇怪的气味,走!回去找找!”顾不上体面,女子当机立断道。

沙洲上。

女子蹲下身,手指间夹着几片药渣,“这几片药渣是滋补筋骨的普通药材,药力还未完全散去,应该是倒掉不久,这里之前还有一个人!”

江风呼啸,将刚才残存的气息彻底吹散,望着茫茫的芦苇荡,女子眉头皱了起来:“半夜修炼,有可能是过往船只,这一路上是通往东方的官道,过往船只甚多……先进城看看,再去追船!龙行山肯将东西交给对方,对方的资质绝不会太差,说不定就是城中某个家族的子弟!”

众人面面相觑,乌岚城虽然不大,但也有数十万人,若是对方真进入城中躲起来,无异于大海捞针。兵贵神速,也只能碰碰运气。

……

杨钟转出假山,天边已撑开一线亮光,西院传来几声鸡叫,这个时候已经有下人起来忙活了。

躲过两个挑水的下人,杨钟轻身溜回小院,将屋门一关,也不掌灯,凭借记忆忙将墙壁上青砖抠出,将大丹和帛书塞进洞中,匆匆脱了衣服,上床躺好,心中狂跳不已。

今晚的经历实在是匪夷所思,可以说是一桩奇遇,只是不知道后边的追兵会不会追踪到这里?

脑子里纷乱如麻,不知过了多久,院子外边忽然哄闹起来,火光摇曳,只听得砰一声,几条举着火把的大汉破门而入,随后走进来一个身形高大,满脸横肉的胖子,目光在屋里扫过。

“把这狗奴才给我拉起来!”

没有找到杨钟的碴儿,阎大富面露乖戾,立马出来两个健仆,去扯杨钟的褥子。

“阎大富!你敢胡来!”杨钟吃了一惊,呵退两个下人,翻身坐了起来。

“哼!”虽然投靠了新主子,但杨钟积威犹在,阎大富哼了一声,阴着脸出了屋子。

“一群狗奴才,还不给我滚出来!老爷有令,全部到龙象园点卯,要是误了时辰,有你们好果子吃!”

院外传来一道道喝骂声,到处鸡飞狗跳。

“王凤义怎么会突然点卯?难道是龙行山熬不过折磨,吐露实情?”

杨钟这一惊非同小可,不过他很快稳住了心神,这两年的磨难已经让他的心志极为坚韧:“龙行山好不容易将东西偷出,就算是死,也不会将秘密吐出,对方恐怕是发觉我倒掉的药渣,来城里碰碰运气。”

早上江风很大,要想凭借气味追踪,对方恐怕没那么大本事。乌岚城人口过十万,对方想在茫茫人海里找出他来,无异于大海捞针。

杨钟思索间,龙象园中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