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婉仪传
婉仪传

婉仪传 梁夜白 著

连载中 庄婉仪岳连铮

更新时间:2021-07-10 07:59:37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梁夜白的原创小说《婉仪传》,主角庄婉仪岳连铮,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出身平凡的翰林府小姐庄婉仪,一朝被大将军岳连铮看上。成为人人羡慕的一品夫人。 谁料新婚之夜他远赴战场,随后战死沙场。 庄婉仪被暗恋岳连铮的四弟媳各种欺压,最后毒杀为岳连铮陪葬。 死而复生的庄婉仪,下定决心不再任人欺凌。 笼络,出身尊贵的嫂嫂。 打脸,放肆恶毒的弟媳。 与神秘的庶子结为盟友。 勇夺管家大权之后,庄婉仪弃若敝履,振臂一呼—— 本小姐要改嫁!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凤兰亭恼羞成怒,言语间毫不留情。 庄婉仪不怒反笑,对她的讽刺充耳不闻。 “对,就凭我,大将军岳连铮的夫人,将军府的三少奶奶,你凤兰亭的三嫂。” 那双不点而红的朱唇,轻轻启合,分毫羞恼的神色也无。 凤兰亭不禁诧异。 这般从容的气度,会是一个小户人家的女儿,应该有的吗? 她却不知,庄婉仪是重生而来,面对自己曾经历过的一切,自然从容镇定。 “你……你休要拿将军夫人的身份压我!这府里不是只有你一个一品夫人,老夫人还在,你一个新媳妇敢耍什么威风!” 庄婉仪拈起桌上的茶盏,对着屋里明亮的烛火,照了照澄黄的茶汤。 那茶水顺着她的樱唇,流入喉间的触感,总在提醒她前世惨死的模样。 她最后的时刻,连想喝一杯茶,都被凤兰亭戏弄。 口气自然就硬了起来。 “是啊,这府里不是只有我一个一品夫人。” 庄婉仪伸出手来,十指纤纤,犹如葱管似的白嫩鲜亮。 她掰着手指细数,“老夫人自不必说。老将军战死后,大伯哥是袭过大将军的爵位的,大嫂是郡主也是一品夫人。而后大伯哥与四叔、五叔战死,这爵位就落到了三郎身上。” 她说到三郎二字,有意无意地瞥了凤兰亭一眼。 凤兰亭果然面色不自在了起来,像是十分嫉妒,又尽力克制着自己。 “所以,这府中有三个一品夫人,独独没有——四弟妹你。” “你!” 凤兰亭气得脸面通红,映衬她那一身正红的衣裳,略显滑稽。 她自小在太师府长大,嫡女的身份让她享尽风光。 唯一会让她感到挫败的,便是她的长姐凤兰君,最受圣宠的凤贵妃。 那是太师府的嫡长女,容貌倾城,才华横溢,丝毫不输于男子。 除了凤兰君以外,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把凤兰亭噎得说不出话来。 “我什么我?” 庄婉仪眉梢一挑,隐含着前世的仇恨,让她的神情不怒自威。 “这是你身为弟妹,该对嫂嫂说话的口气么?还是你身为三品淑人,该对一品夫人说话的口气?!” 凤兰亭原本已经动了气,被庄婉仪这一激,更是怒火攻心。 她一气急,做事便不经大脑了。 哗啦一声,桌上覆盖的大红喜布被她一揭,龙凤双烛并桌上的茶壶茶盏,全都甩到了地上。 也不知怎的,大红的丝绒地毯一下子着了火,蹿起了半人高的火苗。 屋外脚步声响起,是下人赶来查探情况。 庄婉仪连忙高喝一声,“四弟妹,我不敢抢你的一品夫人之位,求求你别杀我!” 她一面喊着,趁着凤兰亭还未反应过来,咬了咬牙倒在了地毯上。 着了一大片火的丝绒地毯,离她倒在地上的身体,只有不到一尺远。 下人们推开房门,便看见庄婉仪痛苦地缩在地上,凤兰亭站得笔直。 有些事情,只消看一眼便有了定论。 “小姐!” 屏娘冲进屋子,不由分说扶起庄婉仪,将她带离着火的地毯。 几个婆子后知后觉,连忙上前帮着屏娘,架着庄婉仪到了屋外。 “走水啦,走水啦!” 院子里响起丫鬟们的尖声惊呼,凤兰亭也愣愣地被人拉出了屋子。 原本充满喜气的洞房,成了一片火海。 好在这火起初不大,发现得也早,很快就扑下去了。 只烧了一间洞房,其余的房舍倒是没有受到波及。 蘅芷院乱糟糟的一团,下人们救火的动静,将老夫人都惊动了起来。 今夜岳连铮被充满传走,她本就有些心中不定。 再听闻府中走水之事,越发觉得不祥。 “这个庄家的丫头,真是上不得台面的货色,用烛火都不会小心点么?” 宝珠等丫鬟搀扶她过来,这一路上,她都在想着如何教训庄婉仪。 既为了走水的事,也为了给她一个下马威,让她认清自己的身份。 “怎么闹哄哄的?将军府用灯一向谨慎,今日为何会走水?!” 老夫人威严的声音,在院子门口响起,众人纷纷停下了动作,垂首在一旁侍立。 她目光炯炯,一下子看到了庄婉仪,正坐在院中石椅上抹着眼泪。 果真是小家子出身的,就是上不得台面。 不过烧着了一间洞房,也值得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哭起来。 她正要上前说话,斜刺里突然跑上来一个人。 “老夫人,您要相信兰儿啊!兰儿并没有想杀她,是她说话太气人!” 老夫人一下愣在了那里。 眼前这个衣裙上染着灰,发鬓带着凌乱的人,可不就是凤兰亭么? 怎么她说的话,自己一个字都听不懂。 “不是庄氏用火不慎,把屋子点着了么?” 庄婉仪被老夫人提起,不慌不忙地走上来,福了福身子。 “儿媳庄氏婉仪,见过母亲,母亲安好。” 她这一礼万分得体,丝毫没有方才抹泪的小家子气,倒叫老夫人有些惊讶。 庄婉仪道:“儿媳初来乍到,不知是何处得罪了四弟妹,新婚之夜惹得四弟妹上门辱骂。儿媳自知身份不如四弟妹贵重,不敢还口。” 凤兰亭进门之时,那副气势汹汹的模样,院中的下人都看见了。 她正要解释,凤兰亭却不给她开口的机会,抢话继续说了下去。 “没想到四弟妹越骂越起劲,说儿媳不配做三郎的夫人,她才应该是三郎的夫人。说着就把烛火举起点了屋子,说要儿媳去死。儿媳苦苦哀求,四弟妹非要儿媳的命!” 庄婉仪说到动情之处,掏出帕子抹了抹眼角。 美人催泪,万分可怜,院中的下人看着都动容了起来。 老夫人忽然想到,方才与凤兰亭提起肌肤之亲时,她一晃而过的忡愣。 这婆媳二人朝夕相处,老夫人岂会看不出些许端倪? 庄婉仪掩面的帕子之后,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她赌的就是,老夫人本就对凤兰亭的不伦之情,有所察觉……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