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小魔女的心动笔记
小魔女的心动笔记

小魔女的心动笔记 蝶影重重 著

已完结 洛微司寒柏

更新时间:2021-07-24 09:04:36  人气:
主角叫洛微司寒柏的小说是《小魔女的心动笔记》,它的作者是蝶影重重最新写的一本女生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洛微拉着宫汀,在人群中幸福地笑了。有你的陪伴,我这一生,足矣。...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洛微从未看到过如此正经的自己,当然,他也从未看到过如此局促的外婆。洛微把手肘放在桌子上,手臂交叉的放好,强作镇定的问:“说说吧,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关于那什么鬼才认识的凤凰,什么唯一的血脉。”外婆坐在对面,一只手支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说:“你已经长大了,有权利知道这些事。首先,拖到现在才告诉你,只是因为我想让你像正常的孩子一样无忧无虑的长大,而不是从小就觉得自己是个怪人。”洛微修长白皙的指节“嘎达嘎达”的敲击着桌面:“但是您什么都不说,这更让我觉得自己是个怪人。”外婆疼惜的看着自己的外孙女,长叹一口气准备讲一段尘封了十几年的故事:“这个世界不只有人类,还有一些异族,通常被人类称作精灵或者魂怪,在骨子里,他们是憎恨并且畏惧我们的,但是我们早已学会了伪装自己,相安无事的与人类生活在同一屋檐下,而我们的秘密也从未被窥探。在我们的这个世界,每个家族甚至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长,有些是家族遗传,有些则是毫无规律可循的天赋。”说到这里,外婆停下来看着洛微哈哈大笑起来,洛微急的抓耳挠腮:“喂喂喂,现在这种场合不应该是很严肃的吗?”外婆解释道:“因为我想起来,某个傻瓜说过他班上都是一些姓司的同学啊,哈哈哈哈,太好笑了,那不是姓啊,‘司’的意思就是掌管,也可以理解为专长。”洛微惊讶的嘴巴张成硕大的圆形:“天哪!这么说,噢,天哪,我的同桌说他司占卜!”外婆点点头:“不错,是存在这么一种人,他们能够看到未来,但那是一些模糊的不确定的画面,比如我有一个朋友曾经预言三千年前被封印的巨魔会被一个邪恶的精怪所解救,但是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洛微耷拉着脑袋:“我还以为预言家会确切的知道一切呢。”漫不经心的巴拉着胡萝卜,忽然想起某人的一句话,饶有兴趣的问道:“外婆,为什么有个人说我要是生病了就去找兔女郎呢?”外婆笑道:“兔子家族每个人都有医术天赋,玉兔,司医药。”洛微想了一下问出了心里最大的疑惑:“所以我说自己司太平同学就知道我是凤凰了吗?”外婆欣慰的点点头:“每种灵怪和家族都有自己的专职,凤凰是上古神兽,主太平。”洛微不解的问:“为什么他们那么惊讶?还说我是凤凰唯一的血脉。每种兽不都有很多家族吗?”“凤凰不同于普通的精灵,它是神兽,成年的凤凰可化作人形,与人类结合繁衍子孙,但为了保持血脉的纯净,每个后人只能抚育一个子女,所以凤凰一直一脉相传。虽然不同于人类世界划分等级,但是凤凰兽在众妖兽中也算是贵族了,很受推崇。能与凤凰同享此荣誉的只有麒麟。”洛微放下碗筷,她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唐突,这种感觉很微妙,因为你突然发现你不是你自己了。这听起来或许很矛盾,但是事实如此,十几年来你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平凡的人,会经历生老病死,会躲避死神的追逐,突然有一天你被告知,其实你可以有魔力,其实你是神兽的支脉,你不同于你在大街上遇到的每一个人。从此你的世界要被颠倒,有一天即使你遇到一只会说话的猫,你也不会惊讶。洛微揉揉额头,似乎今天接受了那么多新奇的玩意儿,一下子有点转不过来。洛微站起来,说了一句“外婆晚安”就朝着自己的卧室走去,外婆看着他落寞的身影,突然有点内疚,瞒了她十几年,究竟是为了她好还是使他更苦恼,大人总是喜欢替孩子做决定,却从没有问过孩子是不是喜欢这样的决定。洛微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皎洁的月亮,眼睛眨都不眨,她在想月亮是不是也是精怪?它会不会笑呢?如果以前洛微胆敢有这种想法,她一定会觉得自己脑袋秀逗了,马上去看心理医生,可是在经历了这些乌龙事件后,她相信在这个奇特的空间,万事皆有可能。于是,第二天同学们看到的洛微完全不是昨天的那个傻乎乎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姑娘了,今天的洛微有些自信有些聪慧有些……骄傲,不错,自从知道了自己是多么的稀有之后,洛微马上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大家闺秀,今天那个无理的宫汀再来取笑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看我不打扁他!洛微在自以为星光闪耀的注视中优雅的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正在庆幸坐在前面的那个讨厌的家伙不在时,一声尖叫传过来:“哎呦,这不是最最尊贵最最可爱的小凤凰吗?这么早就到了啊。”洛微抬起头就看到一脸奉承的笑的宫汀正从门口走进来,一脸不爽的说:“喂,讨厌鬼,教室是用来学习的,不是用来鬼叫的。”宫汀惊讶的说:“我不是鬼啊,我是……当然了,我是不会告诉你的,哈哈哈。”洛微无所谓的表示:“你爱是什么就是什么,与我无关,只要你别惹到我就行。”宫汀屁颠屁颠的跑过来,故作暧昧状的俯身看着洛微:“我惹到你又会怎么样呢?恩?小美女。”洛微拿书挡住宫汀那张迷死人不偿命的脸:“讨厌,走开啦,都说了不想理你,这人怎么脸皮这么厚啊。”司寒柏凑到洛微耳边小声说:“我劝你小心点为好。”洛微正要问为什么,地理老师夹着课本走进了教室,宫汀做了个鬼脸,马上装作好学生笔挺的坐到了自己位子上。洛微盯着宫汀颀长的背影有点出神,又想起刚才司寒柏的话,拿出粉色的便笺纸写道:“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啊?小心谁?”司寒柏接过便笺,看了几秒,眉头略皱了皱,提笔写道:“小心你前面的人。”洛微一惊,继续写:“宫汀?为什么?那个讨厌鬼法术很厉害?”司寒柏笑了笑:“他上一次对女生这么热情就是在追那个女生,这次对你又这么热情,我看八成是看上你了。”洛微看着便笺满脸通红:“不要瞎说啦。”犹豫了一下,狠心写道:“他怎么可能看上我,我又不是大美女。”司寒柏依然挂着意味深长的笑:“他喜欢找物种稀有的女生做女友,前五个女友无一例外。而在整个学校里你是最稀有的,凤凰,独脉。”洛微顿时恼羞成怒,抓起笔潦草的写道:“那这次他恐怕要失望了,我不会喜欢他这种花花公子的。”司寒柏看到后先是表现出惊讶,然后朝洛微竖起了大拇指,用唇形告诉洛微“很理智哦”。洛微一把夺过粉色的便笺,噼噼啪啪几下撕了个粉碎,想把垃圾丢到抽屉里,却在瞄到宫汀白色衬衫的一刹那转变了主意,微微俯身,把满手的碎屑丢到了宫汀的椅子下面,幸灾乐祸的对着司寒柏吐了吐舌头,,司寒柏看着调皮的洛微无奈的笑笑,却拿起笔在课本的边缘处写道:“我要否定你刚才说过的话,其实,你很漂亮呢。”洛微脸蛋红的像晚霞,心里却美得开了花一样。从来没有人这么直接的说自己漂亮呢,而且还是这么帅的美少年,虽然自己不是花痴,但是对帅哥这种东西还是没有抵抗力的啦,毕竟看着养眼嘛。似乎因为司寒柏夸了洛微漂亮,两人的相处更亲密了一切,课间也总是有说有笑,上课也会偶尔传传小便笺,说说老师的坏话。洛微没有问司寒柏的家世,但看得出他很有教养,校服总是一尘不染,笑起来很温暖,仿佛站在春天的樱花树下,粉粉的樱花落在身边,让人觉得那么的甜蜜。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除了前排的宫汀。那个不识趣的家伙总会在课间十分钟的空闲时间转过身来,对着洛微说一些很无聊很没营养的话,诸如“今天的数学课很难耶,洛微你帮我补习嘛”、“好困哦,难道你都不累吗洛微?不要做作业啦,陪我说说话啊”。洛微看着他阳光洒在上面会耀眼的白衬衫,看着他白皙的脸颊,总有一种想要把墨水泼上去的欲望,心里想着那家伙的狼狈相,洛微忍不住扑哧笑出来。“哎哟,洛微也会笑啊。”不用抬头,听这烦人的声音就知道,此人必是宫汀无疑,除了他,谁还有着这么烦人的嗓音啊。洛微当他是空气,不理他,继续咬着笔头做计算题,跟这种人说话就是在浪费生命。宫汀自讨没趣,转过身去,自言自语:“怎么不理人呢,这人脾气也太怪了吧。”他哪里知道他在开学第一天就惹到了我们的洛微大小姐!一直相安无事的持续到下午最后一节课,大家都知道高中最烦人的是什么吧?对,就是检查卫生,那帮趾高气昂的学生会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角落的。班长廖旭尧把脑袋伸出窗外,看了一眼走廊,然后迅速缩回来,压低嗓音喊了一句:“检查卫生的来了,快检查一下自己周围。”于是教室里一阵挪动桌椅的噼啪声,洛微迅速看了看自己周围的地面,不错,没有垃圾,不小心看到了宫汀椅子下面那粉粉的一片,恶作剧的快感油然而生。不过随之而来的是紧张,那家伙要是看到了肯定觉得是自己丢的,因为方圆一米之内,只有自己是女生,而只有女生才会用粉色的便笺!怎么办怎么办……刚才的快感早就跑得无影无踪。司寒柏看到洛微一脸焦急的样子,马上猜到她在担心什么,装作很认真的拍了拍右前方的宫汀:“不用检查了,你那里很干净。”正要弯腰检查的宫汀不满的嘀咕道:“我就说嘛,我那么爱干净的人用得着临时抱佛脚吗?我的管辖范围内要有垃圾,我当场吃掉它。”洛微在后面笑的肚子都要痛了,一手揉着小腹,一手捂着嘴巴,防止自己大笑出声。不出五分钟,学生会的人走了进来,四五个人在教室的大小角落轮流查看了一番,唯恐抓不到大家的小把柄,但是最终还是一无所获,几个人招招手就要离开的时候,司寒柏却恰逢其时的咳嗽了两声,走在最后的一个人不经意间朝这边望了一眼,忽然眼睛发亮,得意的叫住了前面的几个同伴:“等一下,我发现了有趣的东西。”说话的那个人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说实话,洛微虽然想小小的捉弄一下讨厌的宫汀,但是当这件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她心里的报复却被紧张所代替,连她自己都搞不懂为什么要替那个讨厌鬼担心呢,自己不是就想让他出丑吗?“同学,请问你椅子下面那么多纸屑,你知道吗?”宫汀原本以为这家伙是在找别人的麻烦,没想到走到自己面前停了下来,还这么神气的发问,他向椅子下面看了看,惊讶道:“怎么可能,谁会用粉色的便笺啊!”“现在问题的重点不是纸屑是谁用的是谁丢的,而是它们就在你的位置范围内。”宫汀火大的说道:“关我什么事啊,也许是风吹来的,反正不是我的。”那人看他也不是省油的灯,耸耸肩膀,“这没关系,我不扣你的学分,我只要扣你们班级的分数。”走之前还不忘加一句:“真是人才啊,才刚刚开学第三天就给班级丢了分。”宫汀“嘭”的站起来,激动的差点把课桌撞翻:“你丫别走,有种跟我决一死战。”廖旭尧一看大事不妙,岂有冲撞上级领导之理,急忙上前来拦住宫汀,一面对着那个惹事的喊道:“学长,今天对不住了,麻烦您快走吧,这里我来收拾。”洛微一头冷汗,班长这架势真的好像誓死护住的忠臣良将哦。廖旭尧严肃的对宫汀说:“别闹了,好好自习吧。”宫汀看着空荡荡的门口,既然人已经走了,自己还有什么好折腾的,于是撇撇嘴坐了下来。洛微也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幸亏没大打出手,万一出了什么事,不都是自己惹出来的吗?不过宫汀这个冒失鬼,不就被学生会说了几句嘛,至于这么大动肝火吗?真是有暴力倾向的人呢。正想把思绪拉回来,赶在放学之前把一张数学试卷做完,前面的宫汀不知道是故意说给自己听还是自言自语,微微侧过脸来说了一句:“我知道事情的真相了。”吓得洛微手一哆嗦,差点把笔摔倒地上去,一边在心里暗暗咒骂神经质的宫汀。放学的铃声一响,这帮不爱学习的同班同学立马作鸟兽散,洛微边和早就整理好书包的司寒柏道别边整理着自己的书桌,这时班长却走了过来。“宫汀,按照规定,这周你要值日打扫卫生哦。”宫汀停下正往书包塞各种课本的纤长手指:“喂喂喂,凭什么啊,太不讲情面了吧?那些纸又不是我丢的。”廖旭尧皱皱眉:“我也没办法啊,这是规矩,我只能照办。”洛微收拾书包的动作故意放慢,悄悄的听他俩在说什么。宫汀眼珠一转,坏点子来了,转身指着装作一门心思收拾书包的洛微:“做值日生可以,除非她和我一起。”洛微心里想,这家伙真是懒耶,连受惩罚还要强加一个垫背的。“洛微。”“嗯?”洛微非常讶异,在双方谈判的重要时刻,班长叫自己干什么。看着廖旭尧充满期待和哀求的眼神,洛微马上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原来宫汀找的这个垫背的是自己!!“不!”洛微几乎是嘶吼着坚决拒绝了这个无理的请求。廖旭尧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来,跟祥林嫂似的哼哼唧唧的唠叨开了:“唉,我就不该当这个班长,这才上任三天就遇到了问题,而我如果解决不好,我怎么面对同学,怎么向班主任交代,唉,算了算了,这就是我的命啊,我就该被同学嘲笑没有领导能力被班主任责备料事不周,反正……”洛微听得头皮发麻,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男生唠叨起来要比女生厉害多了,简直比外婆还要罗嗦几百几千倍。最后终于受不了摧残了,举手投降:“好了好了,我帮你好吧,求你别再唠叨了!”廖旭尧一看洛微松了口,立刻换上另一副嘴脸:“我就说嘛,我们洛微最知书达理了,不会看着我见死不救的,我们洛微多么的具有大家闺秀之风啊,简直就是……”刚刚被他烦的头皮发麻,现在又被恶心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捂住耳朵大吼:“从我眼前消失,立刻,马上,否则我要反悔了!”然后,三秒钟之内,廖旭尧就不见了,直到教室只剩下洛微和宫汀之后,她才发现大事不妙,简直就是羊入虎口啊。宫汀眯起漂亮的大眼睛:“洛大小姐,我们好像有一笔账没算呢。”洛微继续假装认真的收拾着书包:“什么账啊,我听不懂耶。哦哦,你说我帮你做值日啊?没关系啦,同学之间就应该互帮互助嘛,呵呵呵。”宫汀觉得这小丫头太能装了,看你等会儿怎么收场:“哦?是吗?做值日吗?可是如果没有某人在背后捣鬼,我是不用做值日的。”洛微更加卖力的收拾书包:“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反正,我帮你做值日你不用感谢我就对了,如果实在觉得愧疚那就请我喝饮料好了。”宫汀实在装不下去了:“该内疚的人是你才对吧?那些粉色的便笺是怎么回事?”洛微抬起头,尽量使自己忽略宫汀那张俊美的脸:“不是我的,你爱信不信。”宫汀装作沉思的样子:“是吗?难道是我搞错了冤枉你了?可是我知道的我身边用粉色信笺的女生只有你哦。或许我明天应该当着全班的面拿着你的笔记和便笺上的字迹对比一下。”洛微脸一沉,糟了,忘记把作案工具收起来了,现在看着地上那些粉色的小东西真是无比憎恨啊,以后丢纸屑一定要丢白色的没有写过字的啊,唉,大意啊大意。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那个,就算是我的便笺纸,但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丢的呢?”宫汀那张善变的脸立刻由阴转晴:“我也没说一定是你丢的啊,谢谢你帮我做值日哦。”宫汀满意的看着洛微的小脸由于紧张而变得红通通的,这个傲慢的小丫头也有害怕的时候啊?哈哈,看着满好玩的,既然自己的目的达到了,才不会去追究纸屑到底是不是她故意丢的呢。洛微听到宫汀肯放行,对啊,自己干嘛那么紧张,也许他根本就没怀疑过我呢。于是又恢复了平常的样子:“哼,我是看在班长可怜兮兮的份上才肯帮你的,如果是单独为了你,鬼才帮你!”宫汀满意的笑笑,他发现比起看洛微的紧张他更喜欢她的飞扬跋扈和刁蛮无理。想到这里他惊出一身冷汗,“我难道是被虐狂吗!”为了避免站在这家伙面前的尴尬,也是怕他看出自己做贼心虚,洛微主动说:“好了,开始干活吧,我去擦黑板。”擦啊擦,擦啊擦,这真不是一个好活,粉笔末到处乱飞,而且对于身材娇小的洛微来说,老师写在黑板上方的字根本就够不到,需要跳着擦,粉笔末更加踊跃的落在脸上鼻子上睫毛上。洛微暗暗责备自己,都怪一时激动,怎么捡了这么一个苦差事,吃粉笔末都要吃饱了。回头看看宫汀,那家伙正挥舞着扫帚当战刀,左一下右一下的斩杀着地上的灰尘,看起来既清闲又不会弄脏自己,但又实在不好意思开口跟他换一下。就在洛微看着宫汀,犹豫着要不要夺了他的扫帚去扫地的时候,宫汀忽然抬起头来,对着傻愣着的洛微微微一笑,露出整齐的小白牙,洛微觉得此刻窗外的夕阳好像都变得格外灿烂,宫汀那张祸国殃民的脸更加让她移不开眼睛。宫汀看她盯着自己发愣,取笑洛微:“麻烦擦擦口水,看帅哥不用看的这么痴迷吧。”洛微被宫汀的恶毒拉回了现实,没错,即使这人长得再好看,也永远是一匹披着羊皮的狼,骨子里啊,真是坏透了。洛微好不客气的反驳:“帅哥?哪里?哪里?我面前只有一头猪。”宫汀也不甘示弱:“可是刚才我明明看到某人眼冒桃心哦。”“你老花眼还是散光啊,要不就是严重的幻想症。”洛微想着还有没有什么更毒辣的词,用到这家伙身上一点都不为过,却看到宫汀忽然止住了笑意,定定的看了自己几秒钟,然后走了过来。不笑的宫汀看起来很温柔,柔柔的暖意要把人融化掉,漆黑的眸子里似乎隐藏了无数的秘密,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深陷进去。轮廓分明的脸庞,男生少有的长睫毛,薄薄的粉色的唇,美得那么不真实。随着他慢慢走近,洛微的心跳也随着加速,她从未有过这种感觉,那种看到一个人会紧张会心跳加速,但是还是不愿把眼神从他身上移开的感觉。宫汀走到洛微面前,低头温柔而沉默的看着她,然后慢慢抬起一只手,洛微开始耳根发烫,脑袋也一下子变得空白,好像所感所想只剩下面前的宫汀,只剩下那只精致的手指。是食指的暖流轻轻拂过脸颊,洛微呼吸加重,还没有从这场震惊中缓过神来,接下来要干嘛?难道像小说中的情节?接下来是男女主角拥吻?宫汀用力甩了甩手指上的粉笔灰,看到洛微呆滞的盯着自己,以为她被人下了什么魔法,拿手指试探性的在她眼前晃了晃,“醒醒,醒醒,你没事吧?”洛微听到宫汀的声音才如梦初醒,见宫汀奇怪的看着自己,脸又一次不受控制的发烫起来,慌忙低下头整理衣服,尽量使声音平和:“你刚才……在干嘛?”宫汀莫名其妙:“你脸上粘上了粉笔灰啊,帮你擦一下而已。”“啊?”“啊什么啊,你干嘛这么一惊一乍的?”“没什么没什么,那个,我家里还有事,先回去了啊。”宫汀看着洛微的背影,摇摇头:“真是一个奇怪的女生。”洛微几乎是跌跌撞撞的跑上了公交车,捂着发烫的脸蛋,咒骂着:“死宫汀,臭宫汀,竟然敢捉弄我。”可是刚刚为什么看到他会心跳加速?是……心动吗?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