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科幻 > 虚空境之空间之神
虚空境之空间之神

虚空境之空间之神 苏星殷 著

连载中 光辉宫殿

更新时间:2021-09-10 19:30:03  人气:
《虚空境之空间之神》是苏星殷写的一本科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虚空境之空间之神》精彩章节节选:某一天,白萝死去了。她的灵魂归到了真神界的虚空境中,遇见了空间之神。从此,她的路途匆匆;她的身份逐渐模糊;她的情感慢慢深厚。至高无上而又不沾染尘埃的神哪,所谓的神坛又该是什么样的呢?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这近一个月来,白萝和叶溪接触的时间不多:一个是想着怎么力挽狂澜,拯救自己的小命;一个是处处暗中表现,让几乎所有的教习夫子都对叶溪刮目相看。

不过尽管接触的不多,叶溪从一些事情之中,还是感觉到了叶婉的反常。

比如叶婉最近总是虚弱,去上课的时间寥寥无几,哪怕去了,也是反应很久。并且……很少在课上表现,有一回叶婉画了一张不知所以的画——用木炭画成,画的还是有点意思:神韵有些,也让人有些惊奇。不过她还是喜欢古代大贤流传下来的技法,虽耗费些时间,但是美丽又有意境。

而且,叶婉跟她说话时,也有点奇怪,她都能隐隐的感觉到她的疏离,哪怕对自己的亲妹妹叶莎也有点这种意思。说话说的很少,也不像以前那样表面和善、平易近人实则高傲、狠毒;惩罚下人,暗中使绊子的事情也少了;每日基本不见人影,也不知在忙什么。

叶溪皱着眉:这个叶婉……貌似变了一个人一样,都没有以前的精明劲了。

难道是她重生造成了什么改变?让她欲除之而后快的死对头改变了性子?变得愚蠢了?

若是白萝知道叶溪的这种想法,那真是要在心中骂她个一万遍啊一万遍,谁也不想变成这样不好嘛!

由于距离男女主第一次见面的时间马上就到了,白萝可以说使出了浑身解数。自想好对策以来,白萝先是旁敲侧击的问了一下刘夫人关于让信得过的人去买药的事,毕竟总不能白萝自己找个时间偷偷的给叶溪敲个闷棍吧?然而自那次后,她总觉得刘夫人有时候看她的眼神怪怪的,有时白萝心里会有些发毛:不会被刘夫人看出什么来了吧?

不过这种时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阻止不了男女主的见面,叶溪以后行事可就不会再有什么顾忌了。那么白萝她自己也会死无葬身之地。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随着时间的临近,白萝心中的紧迫感越来越强烈。

这一天终于来临了。

她先是让贴身丫鬟绮红利用叶府名声的便利买了一堆药,当然,买药这种事是不能够给别人知道的,因此白萝也是冒了一定的风险的;然后,又对小荷威逼利诱了一番,让小荷把迷药混入饭食中——为了保险,她让小荷在水里,浴桶等等只要叶溪能碰到,能吃到的地方都放上;最后,隐晦的提醒了一下叶莎让她今天不要跟叶溪对着干。

不过事实证明,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当白萝听到叶莎触怒了老太太被打了五个板子的消息时,她不得不目瞪口呆了一下。不是吧,叶莎这个惹事精。

她匆匆忙忙的赶到老太太处时,那里已经围了里三圈外三圈的吃瓜群众,男人们都忙的很,因此都是女眷。叶莎精神恹恹的趴在木床上——她只不过是一个弱不禁风,只会琴棋书画的弱女子,被打了五个板子已经足够让她在床上躺个一天了。刘夫人半跪在叶莎的旁边,呼天抢地的,脸上挂着泪水,声音凄凄然而又不敢对老太太责备什么。

周围的人虽说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不过到底声音压得小小,不敢再触怒正在气头上的老太太。

白萝在人群中听了一会儿,没敢多听,也连忙走上前去,跪在老太太的面前。

“老太太,不知妹妹犯了何错?”白萝声音平静,脸色装的焦虑而淡然。

老太太手中的杖重重的往地上敲了一下,显然余怒未消,不过到底顾念叶莎是自己的亲孙女,不忍心再继续;又听了刘夫人一番番的哭诉,心里也烦得慌。

于是她一挥手,声音平缓,但是隐隐的带着不耐:“行了行了,好像是我干了什么罪不可恕的事情一样。先散了!”

众人连声应是,也不好再多留。只是窃窃私语是肯定少不了了。

刘夫人也连忙唤了婢子将叶莎轻手轻脚的抬回去,来不及和老太太他们多周旋,带着叶婉匆匆去了叶莎的院子。

叶莎闺房。

“娘亲,姐姐,今日是那个叶溪陷害我的!”叶莎脸上挂着泪水,刘夫人拿了罐药膏亲自为她涂抹,叶莎时不时痛的抽泣一下。然后又愤愤然的向刘夫人和白萝告状。

叶莎姣好的面容上挂着气愤、不甘心、咬牙切齿,将今天的事情大概说了一番。

今日临近会客厅时,隐隐看见老太太与几个人在一起讲话,她一时好奇就藏在了屏风后面,谁想叶溪也过来了,她自认叶溪唯她们马首是瞻,对别人高傲刁蛮的性子,定是不会做些什么。

可是,还没等她听到几句,就被叶溪一把推了出去,倒在地上出了个大丑不说;还被其中那个四品侍郎的公子说了几句,大致就是不懂礼仪,丢人现眼,偷听还被抓包之类的。

叶莎那个气,刚想说是叶溪推了她,可是她转头发现叶溪早就没影儿了,又被眉头皱的紧紧的老太太下令抓了起来。等了不一会儿,老太太二话不说就让人杖了她五棍子,根本就不给她开口的机会。虽然不算很重,搽点药今日应该勉强能走,但对于她这么一个弱女子来说,也少不得要疼个几天了。

白萝心里跳了一下:是啊,她在那影视中看到的就是叶溪今天开始反击了,因为有着前世的记忆,叶溪知道一定要给那个男人留下深刻印象,而不是像前世一般拖着疼痛的身体去帮助那男人。本来在前世的这时候,是叶莎陷害叶溪让她挨了一顿板子。于是这一世,叶溪也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刘夫人略带严肃的声音响起,带着很大怒气,也隐隐带了对自家女儿的心疼:“莎莎,娘亲一定想办法替你讨回来!”

白萝吓了一吓,突然大声:“不要,娘。”这一找茬岂不是顺了叶溪的意了吗?

刘夫人和叶莎吓了一跳,刘夫人皱眉道:“做什么不要?你妹妹今日受此奇耻大辱,还被侍郎的公子这么评价,都影响你们的名声了。为娘今天一定要让叶溪付出代价。”

“婉婉,你最近怎么了?莎莎可是你亲妹妹,你难不成还想为叶溪说话?还是说她有什么资本来对抗我们不成?既然今天她敢做出这种事,就应该想到后果!”刘夫人略带质疑的盯着白萝,叶莎也很委屈的看着她,把白萝看得心里发慌,她犹豫了一下:

“可是,娘,今天妹妹刚被惩罚,你又带人去闹叶溪那里,只怕老太太那里……”

刘夫人的目光闪烁了两下,微笑了一下:“也是,老太太现在正在气头上,那就改天吧。”

能劝到就好,白萝暗暗的呼了口气。

母女三个又说了会话,坐了半个时辰,才各自回去自己的小院了。

刘夫人回到自己的院子,就叫了她身边那两个嬷嬷,暗暗的交代了几句。

文思犹豫道:“可是,夫人,大小姐那边……”

一句话未完,刘夫人已经打断她的话:“行了,别说了。我们今晚就去。”

说完又安抚般的说了两句:“这水越浑,才不会让其他房只顾着议论莎莎,老太太在气头上才好呢,到时候证据齐全,犯错的又不是我们,老太太生气对我们也只是有一点波及而已。而且,婉婉不太对劲,最近对叶溪的关注尤其多,也不知道她在紧张个什么。按我说的去做就是了。”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