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需要关爱的吴桂桂
需要关爱的吴桂桂

需要关爱的吴桂桂 狐狸吴桂桂 著

连载中 吴桂桂陆杨

更新时间:2021-07-07 10:42:45  人气:
主角是吴桂桂陆杨的小说《需要关爱的吴桂桂》此文是狐狸吴桂桂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吴桂桂和一个无所不能的学霸谈起了恋爱。这是一段莫名其妙的神展开,她喜欢一个人的源头是被对方身上传达出来的讯息吸引;有的人他喜欢一个人的源头是对方的名字读起来入耳。当她深入了解学霸的方方面面,她突然发现这个学霸虽然冷若冰霜却是一个会害羞的小可爱,当然,这话是不能当着对方的面说的。他们一起走过了高中,在青春正名下的焦灼和仓皇是爱的全部,可当一个新的世界展现在眼前,对未来的游移不定使他们退让求全。一场旧相识的重逢,褪去了顽固的外壳,会让他们醒来……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自从在何女士那儿虎口脱险后,这个戴眼镜的精明女干将在吴桂桂心中的形象大打折扣。

那天的话让吴桂桂心里一直有个疙瘩,即使见面问好,她也习惯避开和何女士的眼神接触,那种感觉太多成分是抵触……

毕竟负面影响是吴桂桂和陆杨这两个名字因为早恋这件事而被捆绑在一起被瞬时炒成了热点。

走进教室的那一刻全体同学行注目礼,陆杨那一片区域的男性友人更是八卦之火熊熊燃烧,安静的教室里一时间分外热闹。

吴桂桂的后桌更是不肯放过这个探听消息的机会,“哎,吴桂桂,你跟陆杨怎么回事儿?我这么一双火眼金睛愣是没看出来你们有一腿啊!”

“一腿?我们半腿都没有好吗?”吴桂桂白了她一眼,“傅雪同志,你知道我在班主任那里受到了多大的冤屈吗?我和陆杨说过的话一只手数过来都嫌多啊。”

“那这是谁搞的秘密情报啊,一点都不准啊!”傅雪失望地缩回身子。

田思源看吴桂桂不怎么高兴,出声问道:“桂桂,怎么了?”

吴桂桂完美还原的现场对话让田思源大有同仇敌忾的气势,“我们何老师也真是,说话明显针对你嘛!成绩不好怎么了,成绩不好就要分出三六九等只能阶级对话啊!”

吴桂桂抠了半天的书角,决定还是要把这种情绪从心里剥离出来。

晚自习结束回宿舍的路上还有同学在问东问西,吴桂桂只说是误会没有多提,心想着如今她倒成了个香饽饽了……

吴桂桂回宿舍比平时晚了一点,打水的热潮过去了,水也断了,四楼的每一个水龙头她都拧过来遍也见不到一滴水。

她毫无所获端着洗脸盆回宿舍的时候,看到一个脚踩高跟鞋手拿手电的女人站在她们宿舍门口。

吴桂桂愣了愣神,觉得有人遭殃了。

高中的学生准则里有一条,学生禁止携带电子通讯设备。

但没有一个学生真的把这一条当做铁律。大概学校心知肚明,所以宿管阿姨最大的工作不是检查宿舍卫生,而是没收手机且有绝对处置权。

吴桂桂军训时期带过一段时间的手机,很不幸,那一段时间仅为期七天。

在某一天晚上,熄灯后,同样还是这位马女士,踩点工作做得极其到位,也不知道扒拉着窗户盯了她多久,精准地捕捉到了她那里一闪而过的微光,然后开门,敲床位,索要手机。

事后,她才知道马女士是历届毕业生提点新生务必躲着的人。

马女士的光辉事迹有:手机摔墙角,手机扔水桶等……

吴桂桂没目睹自己手机最后的命运,不过傅雪可能知道亲眼看见自己的手机被摔是什么感受。

吴桂桂看着一侧哭丧着脸的傅雪,还有挺尸的手机。

“你们这些学生就是不让人省心!让你交你就交,我说了高中结束就还给你,你还要顶嘴!”

马女士还在喋喋不休……

学校里的阶级排位是学生,普通宿管,老师/特别宿管,主任,校长。

部分宿管之所以能和老师平起平坐的原因是,宿管阿姨里以马女士为首的一小队都是碎嘴子,或刻薄,或不依不饶,总之老师都不愿意和她们多说,领了自己犯错的学生就要走,算是互相看不上的关系。

而男生宿舍的宿管是退休的体育老师,一个人监管所有男生。

男生犯错的后果可能更加惨烈,听傅雪密报:性别男的,无一例外地都被宿管踹过。

学生在这里要做好的其实不是学习而是服从。

已经熄灯了,吴桂桂看见对门宿舍在扒着窗户上的玻璃围观。

她朝那个方向摇了摇头,想劝对方不要太突出……

马女士今天的着装……听说马女士的心情和穿衣服的颜色密切相关。黑色连衣裙,手电筒灯光印衬下,那张修饰过度的脸和烈焰红唇真的挺惊悚的。

吴桂桂不太刻意地打断了马女士对傅雪的言语攻击,“马女士,我能先进去吗?”

马女士瞪了她一眼,“这么晚了还不睡觉,那么多的洗漱时间干嘛去了?快去睡觉!”

被打断的马女士技能输出中断,冷却时间有点长……

吴桂桂见她门口站了半天,拿着手电扫来扫去最终一无所获,才对傅雪说了句:“待会儿去我办公室。”

马女士踩着高跟鞋气势汹汹地走了。

吴桂桂轻悄悄地关上了门,平时对方这个时候早就回去了,谁知道是什么导火索让她搞突袭。

“傅雪,要不我帮你收拾一下吧,里面的内存和手机卡还能用。”

傅雪红着眼睛把碎了屏的手机捡起来,“不用了,这些待会儿都要交给她。”

“啊?”

“她让我去她那里签个字顺便写份检讨,高中三年她每年还我一样,电池,内存,手机卡,手机还得看我表现……”傅雪撇着嘴,咬牙切齿,“连电池都给我扣了,真是个奇葩!”

宿舍里长时间寂静无声,好像大家都睡了。

只有室长叮嘱靠门的吴桂桂先把门锁上,等傅雪回来再给她开门。

吴桂桂答应着,等得自己快睡着了,才听见窗外轻轻的敲门声。

她看着傅雪还是红红的眼睛,一度觉得这个动如脱兔的姑娘或许有一段时间要静如处子了……

等到后来吴桂桂升了高二也有了自己学妹的时候,某一天她在楼下洗衣服,一群高一的女孩叽叽喳喳地,谈话的内容恰好入了她的耳朵。

“哎,你知道那个谁,马女士。我开学之前加我们学校贴吧,精品贴里说她是专门收手机的,昨天拿个大袋子到我们宿舍去收手机了,我才知道她长什么样。”

“也去我们宿舍了,我们宿舍有姑娘被收了。那姑娘为了防她特意备了两个手机,一个三星,一个诺基亚。”

“那收走哪个了?”

“三星。”

“……”

吴桂桂仰天长叹,如果能有机会组织宿舍经验交流会,高二学姐肯定愿意倾囊相授。

晚上回宿舍的时候她听说马女士在那群单纯懵懂的小学妹里收获良多,那个被委以重任的塑料袋鼓鼓的……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