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娇宠萌妃:王爷,轻点
娇宠萌妃:王爷,轻点

娇宠萌妃:王爷,轻点 一曲未央 著

完结 小姐苏浅

更新时间:2021-07-19 11:57:57  人气:
《娇宠萌妃:王爷,轻点》作者:一曲未央,都市类型小说,主角:小姐苏浅,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一朝穿越,附身在绝美懦弱的将军嫡女身上……  苏浅深吸一口气,淡定表示:还是熟悉的套路,还是一样的配方……  面对后妈渣妹的百般陷害,苏浅轻笑表示:好生气哦,可还是要保持微笑~  奈何她们各种作,苏浅淡笑表示:忍不住了……怎么破?  跟去战场打了个仗结果发现,敌军皇子是个老乡,还教了亲亲夫君一大堆所谓‘撩妹’宝典,可以!这很现代!  自从嫁给了宠她上天的亲亲王爷之后,苏浅贼笑表示:夫君~咱们把那些抢我后位的人都拉下来吧!  最终坐上皇后宝座的苏浅狂笑表示:这才是穿越人士的正确打开方式!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听到这老鸨面上青一阵红一阵,特别是听到李公子特意寻了僻静的院子之时更是眼角一抽,对苏浅的话也是信了几分,要知道不少富贵人家确实都有些不为人知的奇怪癖好,虽大多好折磨他人来寻开心,但像这样的人也不是没有,这?想着终究还是问问李公子再做打算吧!

苏浅见状一个箭步冲到床头,坐在床边,待老鸨问出心头疑惑之时,赶忙戳了戳李公子,笑着问道:“李公子,方才那是您让小女子这么干的对吧?”

那李公子迷迷糊糊睁开眼见是苏浅顿时恐惧万分,哪里还听得到苏浅在问什么,慌不迭地的猛点头:“是!是!是!”

立于一旁的那些个打手都吃了一惊,诧异的望了苏浅一眼,不由得抖了抖身子,暗叹,这女子貌若天仙,但这出手……可是令人胆寒啊!

苏浅偷偷窃笑,估计这货被揍傻了,一看就是怂包一个,正好配合自己圆谎了。

那老鸨见李公子自己都应了,也只得作罢,偷偷瞥了眼惨不忍睹的李公子,心中有些犹豫,不知是否该为其请个郎中回来,若是他是自愿,那自己请郎中回来不是多此一举还讨不到好么?同时又感叹到,到底是富家公子,这癖好当真是诡异,莫不是享福惯了才想要找些不同的刺激?

这时才斜眼打量着一旁老神在在的苏浅,实在难以想象看着如此柔弱的一个小女子,这出手……当真是狠啊!

“你去请个郎中过来为李公子看看!”老鸨回头吩咐了离她最近的一名打手,又走到苏浅身旁说道:“你跟我来!”说罢扭着水桶腰向外走去。

苏浅低着头,一声不吭的跟着老鸨出去了,眼珠飞快的转动,心中暗自思量该如何脱身,李公子的事定瞒不了多久,若是他清醒过来自己可就跑不了了,那可就遭了,要知道作为一枚爱吹牛的三脚猫,她是逃不出去的,更何况还要想办法把可儿那丫头带出去,要不然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日后说不得还得靠那个将军老爹,没了可儿自己可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苏浅一直默不作声的跟着老鸨入了房间,同时也不着痕迹的观察着四周,虽然她的主角光环一时抽了,但是也总不至于会抽风到让她直接做青楼女子吧?开什么国际玩笑。

老鸨坐在椅子上目光凌厉的盯着苏浅,缓缓的问出:“这位姑娘,你可知这是哪里?你为何会出现在这?”她必须要搞清楚这女子的身份,免得给自己辛苦一生拼搏的青楼带来危难,要知道她能从一个小小的丫鬟做到今日掌管青楼的老鸨都是凭借着她时刻审时度势,才不至于给自己惹上麻烦。

苏浅轻轻抿唇,眨着明眸,作无知呆萌状:“我自是知道的!”

听闻此话那老鸨呼吸一紧,瞥了苏浅一眼,她竟知道?那如此说来,是她自愿?刚要开口确认,还不待她说话,苏浅便接话说:“这几日爹爹要回来了,小女子寻思着买一礼物送于爹爹,以庆贺爹爹凯旋而归,不料路上竟被Jian人所害,待爹爹回来,我定要叫爹爹斩了他,哼!”说到此,苏浅故作骄纵的大小姐模样,嘟起樱唇,仿若涉世未深被宠坏的小姑娘,不待那老鸨插嘴,接着说道:“现在看来定是这位美丽的大姐姐救了我们主仆二人,所以这里定是大姐姐的家,待我回府定要叫爹爹好好酬谢!”

听完苏浅的一番说词,老鸨低垂的眸子一闪,听这小姑娘所言,似乎是家中有权势的,凯旋而归是指将军么?思及至此老鸨后背一凉,她该不会那么倒霉刚好将将军之女买回来吧!慌忙抬头问道:“这位小妹妹你所说的爹爹不知姓甚名谁?是何人呢?”

“诶?姐姐未曾听过爹爹大名么?我爹爹可是当今圣上最为器重的苏将军呢!姐姐不知,我爹爹甚是厉害呢,自小啊!爹爹最宠爱与我了……”苏浅噘着嘴一直喋喋不休的说着,眸子却是不着痕迹地观察着那老鸨的神色,藏在袖中的手有些微微发汗,心中暗想不知这般作态能否骗过这老鸨,但是自己话中真假参半想是没问题的吧。

殊不知老鸨心中早已百转千回,不安地瞥了苏浅一眼,暗自思量,虽确是自己这里买回了这个丫头,但显然这丫头还一心以为是自己救了她,如此一来的话,自己只要安然将她送出这儿,她不但不会怀疑自己反而会感激,这样的话……那老鸨抬眼打量着苏浅,心中已有断定。

苏浅见老鸨神色一松,心中暗喜,看来这关是过了,现在只要赶在那头猪苏醒之前逃出这里,那便天高海阔任她翱翔了,开玩笑,出了这个门她自会长个心思,要是再被抓回她不用他们动手自己就买块豆腐撞死。

想着决不能再拖延时间了,便故作呆萌无知状,眨巴着如水般清澈的眸子问道:“姐姐,我那个丫鬟呢?怎的这般久了都未曾见到她,我们该快些回去了,不然姨娘又该担心了,若是爹爹回来怪罪下来……”说到这里,苏浅故意停顿了下来。

“哎呦,你看我,一时竟忘了将你那个小丫鬟请来了,我这就差人将她带来,你们呀!早些回去,免得回去迟了被父亲责怪,这样可就是姐姐我的不是了。”那老鸨娇笑着摆摆手帕“我啊!这就去将那个小姑娘带来!”

“怎能劳烦小女子的救命恩人再多跑一趟呢?我直接与姐姐出去见到我那丫鬟一同回府便是。”说着苏浅就站起身来,跟上那老鸨的步子向外走去。

那老鸨略微沉思,颔首道:“还是妹妹会体贴人,到底是权势之家出来的,这涵养确是极高的。”

苏浅汗了,要不是老娘担心在这不安全,可儿会说错话,那头猪会醒来,时间会来不及,我会跟着你走么?妈蛋,不知道身上倒了多少粉,快熏死老娘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