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一品画妖:腹黑魔主嚣张妃
一品画妖:腹黑魔主嚣张妃

一品画妖:腹黑魔主嚣张妃 17号楼 著

完结 齐慧茹邬墨镇

更新时间:2021-07-19 11:57:27  人气:
主角叫齐慧茹邬墨镇的小说是《一品画妖:腹黑魔主嚣张妃》,它的作者是17号楼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言夭夭衣服破烂,露出大片大片的雪白,媚眼涟漪看着站在那里的魔主。魔主冰山一般的脸瞬间融化,扒了扒胸口的衣服,露出精致的锁骨,“夭夭小妖精,快到怀里来,你以为你长大了我就不认识你了么?还记得那年你十二岁,我十三岁岁,你抱着我,说等我长大了要收了我,你在上,我……”“哎呦,小夜夜,这种谈理想的事情还是等我们回家说吧,这么明着说,我会不好意思的呢。。”言夭夭抛了一个媚眼。“那我们快点回家吧。”“等本女王打完了你再说!”言夭夭妖异一笑,美男都是需要调教的,苍梧女王说过得用小皮鞭,滴蜡烛,捆绑……群号:248804138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噗通!

看着扑过来的言夭夭,言清风直接单手一提,朝着一旁的大缸中一丢。

“啊!!”言夭夭惨叫一声,就要跳出来,结果脑门传来一阵剧痛,一个大锅盖直接将她打了回去。

“好好呆着,怕痛的人怎么可能登上强者的巅峰。”言清风淡淡开口,坐在大缸一旁,指尖轻轻滑动,一朵火苗凭空出现,对着大缸底部轻轻一弹,红色的火焰将整个大缸紧紧包围住。

怕痛的人怎么会登上强者的巅峰?这是酒鬼爹爹能够说出来的话?言夭夭一愣,便安静的坐在了大缸里面,想着酒鬼爹爹变成这样的原因,身上那种灼热的疼痛似乎减轻了不少。

不过还没等她想出来个所以然来,一波翻江倒海一般的痛意直接将她淹没。

疼!疼死了!深入骨髓的疼!言夭夭紧紧咬住自己的牙关,额头青筋暴虐,突突突的跳个不停,一张脸被憋的通红,大滴大滴的汗滴进了大缸中。

坐在大刚外面的言清风指尖不停地出现火苗,由一开始的火红转为淡橙,而后经历了黄色、绿色、蓝色、靛青、浓紫,最后竟然变成了金黄色。

坐在大缸中的言夭夭一张脸早就已经变成了黑色,里面液体沸腾,水泡翻滚,散发出一种淡淡的幽香,原本浑浊的水开始变得澄清。

“虽然接近崩溃,不过似乎还能够坚持下去,这个女儿还真的是让人惊讶啊!!”坐在那里的言清风一脸疲惫的喃喃自语。

言夭夭感觉自己的灵魂快要崩溃了,如果有力气咬到自己的舌头,她一定会咬舌自尽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翻江倒海一般的疼痛慢慢消失,她也进入了深度的昏迷中。

再一次睁开眼睛,入眼一个熟悉的小床,原来自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酒鬼爹爹给捞出来了。

感觉好舒服啊,浑身上下都轻松无比,脱胎换骨了一般,对了酒鬼爹爹呢?虽然前面两年都不大靠谱,但是这一次真的是要好好的感谢一下他的。

清醒后的他,让她有一种深深的陌生感,不知道他知道了自己欺骗他后,会不会一只手把自己给掐死了。

苦笑一声,从床上轻轻一跃,直接把帐顶给掀翻了,整个人都包裹在里面,摔倒在地上,似乎不怎么疼啊,双手轻轻一撕,呲拉……那蚊帐直接变成了碎片,哇哦,她怎么睡了一觉就变得这么强悍了?身轻如燕,还力大无比?

对了,是那个药浴,那大缸里面到底装了什么?她得好好的问问酒鬼爹爹,看样子酒鬼爹爹也有靠谱的时候嘛。

砰砰啪啪!!

还没有从地上爬起来,就听到隔壁的房间中传来东西摔倒的声音。

言夭夭赶紧走了进去,看着眼前的一切,默默的张大了嘴巴。

房间中,酒鬼爹爹胡子拉渣,顶着一窝鸡窝头,一双眼睛混沌无神,走路跌跌撞撞。

这是他的酒鬼爹爹?他又变得痴痴傻傻了?还是自己做了一个一场漫长的梦?

伸出手臂,就想去将地上的酒鬼爹爹给扶起来,却发现了一件更加震惊的事情。

她手臂上的那些伤痕哪里去了?不说失忆前自己身上的一些伤痕,就这两年中,在齐明泽那里也是领了不少大大小小的伤痕的。

竟然都消失不见了?!那大缸中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言夭夭有一种自己撞到了大运的感觉。

“夭夭,酒……酒……”言清风口齿不清的开口道。

“爹爹,你先等着,夭夭立刻去买酒!!”言夭夭转身就跑,心中兴奋无比,想到之前爹爹的清醒,莫非爹爹只要喝足够的酒,就会清醒?这真的是一件好消息啊!!

她言夭夭运气这么好,随便认个爹,都这么的牛叉。

远远地看到村口的小树林,言夭夭突然顿住脚步,直接躺倒在地上,滚了几圈,又弄点泥巴涂抹在脸上。

刚刚她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她的胳膊变得那么光滑,是不是预示着他们容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做完这些,言夭夭朝着镇子上跑去,在赵掌柜那里一连买了十壶酒,看的赵掌柜一阵唏嘘,暗叹言清风的病越发的严重了。

回到家,直接将十壶酒放在酒鬼爹爹的眼前,一脸期待的看着酒鬼爹爹。

言清风四肢无力,头脑混沌,突然闻到了熟悉而又渴望的味道,直接就扑了过去。

咕嘟,咕嘟……

言夭夭就看到酒鬼爹爹的喉结在不停的抖动,十壶酒就进了他的肚子里,没有想象中那么清明的声音,取而代之的是震天响的呼噜声。

言夭夭:……

她的脑袋一定是被门给夹了,酒鬼爹爹喝了那么多年的酒才清醒过来,自己十壶酒就能够让他清醒,这怎么可能啊?

对了,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啊,要是拥有品质更好的酒,给她的酒鬼爹爹喝,他是不是能够快些清醒过来?

一定可以的,想到这里,言夭夭一双眼睛直接变成了小月牙,有办法就好,慢慢努力,邬墨镇不行,她就去更大的城镇,甚至苍梧城。

回到房间,拿过一张一星画纸,提起放在一旁的画笔,也就是赵掌柜送的那支,认认真真的画了起来。

牡丹花她已经画了无数次,颜料平时都是配置好的,只需要画出来就好。

一口气画出了三四张,言夭夭将那支画,坐在椅子上,有些惊奇。

就在刚才,那画笔上传来异样的感觉,今天画出来的牡丹花上竟然传来能量的波动,这怎么不让她震惊。

仔细摸索着笔身,微微闭上眼睛,摇中突然传来一阵眩晕。

“请在二十个呼吸内数出光点的数目。”生硬的声音响起。

言夭夭一愣,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光点,那天她听到的声音是真的存在的。

“十个呼吸。”

“八个呼吸。”

……

“三个呼吸。”

啊啊……那天自己没有数那些光点,似乎受到了惩罚!!

一、二……十五……

“一个呼吸……没有达到要求,惩罚开始……”

我勒个去!

言夭夭只觉得脑袋传来一阵刺痛,眼前一黑,忍痛睁开眼睛,看着四周,她已经回到了现实中。

有了之前酒鬼爹爹把她丢进大缸里的那种痛苦,这种程度的痛意,她并不会直接昏过去。

一波接着一波的痛苦,足足过去了一刻钟的时间,才慢慢地消失。

轻轻呼出一口气,言夭夭一双眼睛异常明亮的看着眼前的画笔,就像是在看着世间最美味的食物,能够将自己的意识收进去的画笔?疼完了,精神力还能够增长?好东西啊!

她的运气真的是太好了,随随便便都能够得到宝贝啊!!以前都不曾想过的苍梧城,或许真的有机会去呢。

每一个想要成为画师的人,越大的城市越是他们的梦想!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