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鲜妻在上我在下
鲜妻在上我在下

鲜妻在上我在下 月中林 著

连载中 沈天沉沈大少

更新时间:2021-10-22 10:11:39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月中林的原创小说《鲜妻在上我在下》,主角沈天沉沈大少,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一夕之间从天堂跌入地狱。 以为被接回天堂的时候又进了地狱。 段娇娇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结婚之前的时候她说:“这一切好像是假的” 结婚之后她苦笑:“这一切果然是假的。” 他摆满鲜花,将她一把推倒:“什么假不假的,我在你身边,就是最真的事情。” 霸道?的确。 高冷?不存在的,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炭火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这人,一言不合又、开车了。   愤怒的男人不好惹,满足完他,我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沈天沉搂着我笑了,“给我生个孩子吧?洛弥笙再好,现在也当了小白脸了。”   他的话我就不爱听了!   从他怀里挣脱开,我一字一句说道:“他是小白脸,严格来说,你两的性质不一样吗?这三年你在外面玩了多少女人?!我没管你,你也别管我!”   “段娇娇!”   沈天沉气的怒吼,着着我咬牙切齿道:“你亲眼看见我玩女人?!你以为打理好傲天,我就动动嘴皮子,是吧?”   他一怒,我就老实了。   低垂着头装鸵鸟,等着他消气。   “从明天开始,你给我到傲天上班!我的生活作息,你也该好好感受感受了!”   冷冷丢下一句,他摔门而去。   我进傲天?   沈天沉不该死防着我吗?   他脑子有坑了?   不管怎么样,这对我都是个好机会,雀跃了半晚上没睡着,第二天,我顶着一对熊猫眼来到傲天。   前台小姐疑惑看我一眼,就是不放我进去。   老娘穿了细高跟,有问题?   老娘穿了超短裙,有问题?   我们就僵在这儿了,还是沈天沉解了我的围。   “跟我来。”   淡淡丢下一句,他率先进了电梯。   前台小姐一副见鬼的样子,我也没管他眼里明晃晃的嘲讽,一溜小跑跟进了电梯。   “今天来干什么,你不知道?”   从上到下打量了我一眼,沈天沉眼中含着讥笑。   我憋着气咬牙切齿,电梯停下了,沈天沉揽住我的腰往前一带,以亲密的姿态进了会议室。   我要进傲天,对爸爸的旧部是好事,可有些人,就不那么高兴了。   比如沈天沉他二婶张丽华。   “一个小姑娘进傲天,有什么用啊?!会做事吗?最后还不是得我们擦屁股!”   “就是,管理一个公司,不能随随便便的呀!”   ……   她带头,还引起了一众人反对。   沈天沉就闭着眼睛坐在首位,一言不发。   我气得不行,大概骨子里还是有股跟爸爸一样的傲劲的,当下就站起来,一掌拍在桌子上,沉声道:“我做的怎么样,你们谁都没见过!凡事见真章,别那么快下结论!”   “好!”   张丽华激动的喊了一声,冲着我笑道:“你说得对,凡事见真章!对于新货发行,你有什么办法?”   李伯孙伯在暗地里冲我挤眉弄眼,可看着众人看好戏的样子,我一咬牙,答应道:“怎么做你别管!我能让业绩翻一倍!”   沈天沉猛地睁眼看我,冲动劲一过,我心里也打鼓了,可张丽华没给我反驳的机会,找了个话点,事儿就翻过去了。   会议结束,李伯孙伯哭丧着脸来找我。   “娇娇啊,新货就是张丽华想出来糊弄人的,对比市场优势不大不说,超市的可发行证明都没有,这个月有点业绩,都是做免费活动的,下个月,可怎么办才好啊……”   我傻了眼,正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沈天沉让助理来找我。   背靠大树好乘凉,虽然他不是棵好大树,但我好歹担了个沈太太的名号,他帮我,不亏吧?   当下,我就麻溜进去了。   我人到了那儿,沈天沉反倒装模作样看起书来。   我就眼观鼻鼻观心待着,他不动,我不动。   待了一会儿,沈天沉憋不住了。   “够逞能的?!说吧,想怎么卖?”   我脸上臊的慌,心虚的厉害,只能支支吾吾打岔,“那么大脾气?是不是上次伤到那儿还有影响?你还是到医院再看看,万一伤了沈家的根,你妈能生吃了我!我可不背锅……”   “段娇娇!给我滚出去!下月业绩翻倍!加紧卖!”   我的话还没说完,沈天沉就怒气冲冲吼道。   叹口气,我垂头丧气离开,可打开门的瞬间,洛弥笙、竟然站在门外!   一脸平静看着我笑,礼貌而又疏离。   我下意识就想逃开,可对方就堵在门口,一时间,我竟进退不得。   气氛尴尬到不行的时候,沈天沉走过来,一把将我搂进怀里,不好意思的冲着洛弥笙笑,“真是抱歉,我老婆不太懂规矩。”   沈天沉叫我老婆?   沈天沉叫我老婆?   结婚三年,他从来都是连名带姓叫我的。现在这样,是故意的?   果不其然,洛弥笙平静的笑容,在一刹那僵住了。   “出去忙吧,我跟洛先生还有事要谈。”   淡淡说完这一句,沈天沉在我脸上落下一个吻。   只是片刻,洛弥笙便带上礼貌的假笑,迈开身子让开。   看着他们,我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低垂着头,逃也似的跑开了。   鹌鹑一样缩在办公室里,好不容易挺到下班,我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可刚走出公司,却撞见拐角处的洛弥笙。   见我出来,他上前一把拉住我,急切说道:“娇娇,蒋家的势力,我已经拿到大半了,你等我,迟早有一天,我可以给你想要的生活的。”   眼前这个激动的男人,跟我记忆里温润的男孩,相差太大了。   我把手抽出来,直直看着他,一字一句说道:“洛弥笙,从前的事,过去就过去了。”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一路上,心情都是激动的。   有些人有些事,真相远远没有自己想象的美好。   一直到晚上十点,沈天沉还是没有回家,坐了一会儿,我昏沉沉睡去……   “段娇娇!你醒醒!”   睡得正香,我被繁杂声吵醒,一睁开眼,就对上沈天沉愤怒的眼眸。   一句‘你神经病啊’,还没说出口,他倒先怒了。   “别做梦了!一天是沈太太,你就永远不可能跟洛弥笙在一起!就算你放得开,可那些老东西呢?你忍心让他们那么大岁数了,还要一无所有!段娇娇!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逼我!”   我也怒了,被骂就算了,可连原因都不知道,那也太冤了!   “沈天沉,你脑子有坑是吧?!半夜三更闹这么一出!”   沈天沉的脸色越发阴沉了,看着我冷笑一声,把我手机摔我面前了。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